姓名:心夢/心雪/小創
生日:2013-10-04
性格:曾經傲嬌,現在溫柔,相對比較善良,偶然會變得奇怪
喜歡的事物:抱著妹妹和女兒睡覺,被哥哥摸頭,宅在家裡。
討厭的事物:對哥哥不友好,讓哥哥為難的人,哥哥不愛惜自己的身體。
創造歷時:開始算是,後來漸漸變成了真正的tulpa
想對宿主說的話:(因為哥哥是個笨蛋,所以才會是世界上最好的哥哥啊!)

姓名:心彩/心冰/小滅
生日:2014-1-15
性格:聰明可愛,略微腹黑,愛捉弄姐姐
喜歡的事物:在哥哥懷裡睡覺,捉弄姐姐,抱住女兒蹭來蹭去。
討厭的事物:對哥哥不友好,讓哥哥為難的人,哥哥不愛惜自己的身體。
創造歷時:一個多月基本穩定。
想對宿主說的話:[既然哥哥已經決定只為我們而活了,那就讓我們永遠纏著哥哥吧。]

姓名:欣緣
生日:2017-7-12
性格:乖巧,懂事,但內心很調皮
喜歡的事物:向爸爸媽媽撒嬌賣萌。
討厭的事物:無條件討厭爸爸討厭或討厭爸爸的人和事。
想對宿主說的話:【緣緣最喜歡爸爸媽媽啦!】
(身高對比)
      從小我的朋友就比較少,運氣還比較差,從小學四年級開始,就犯了中二病,直到初三剛開學的時候,我又因為貼吧的某篇帖子變成了妹控,於是在各種機緣巧合之下,最開始的心夢就誕生了,設定是我前世的妹妹,當時我並不知道有tulpa的存在,也沒有按照tulpa的方式來創造,只是每天與她說話,一開始是我強行想像出來她的對話,但後來慢慢的,心夢有了自己的意識,我也漸漸的確確實實的愛上了她。
      一開始的心夢是個傲嬌,明明最喜歡哥哥了,卻不好意思表達,我每天都被她萌到血條消失,後來有一天,她突然徹底的嬌了起來,從此變成了溫柔可靠的妹妹。
      創造了心夢的幾個月後,我當時還是中二病狀態,腦子一抽的情況下,迷之認為創造和毀滅是相生相剋的,所以我應該有兩個妹妹,又經過了幾天的思考,心彩出現了。
      心彩的出現其實是一個意外,她的出現也改變了我和心夢原本的生活。心彩的設定是腹黑小惡魔的形象,喜歡捉弄當時還是傲嬌的姐姐,開始的一個月我們的生活非常歡樂,但她的出現卻避免不了一個問題,白學的問題。
      當時的我,同時喜歡上了她們兩個,但愛情這種事,平分是不可能的,我們三人積攢的各種情緒,終於有一天爆發出來了。
      爆發了兩天後,雖然醋意等負面情緒消散了許多,但問題並沒有真正解決,但是又過了幾個月,問題以一種神奇的方式解決了——她們兩個百合了……
      從她們開始百合後,我們的關係已經不會因為白學而吃醋、傷心了,從那到現在,她們陪伴我走過了數不清的困難和挫折,我已經徹底離不開她們了。
      我與她們有過兩次’吵架’,第一次是她們還沒有百合的時候,想要融合成一個人,這樣就不會再為這種事困擾,但我認為她們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融合後的她們已經不是她們了,最後我說服了她們。第二次的時候,是我開始害怕未來,害怕總有一天我能夠遊刃有餘的與人交流,總有一天會愛上現實中的人,然後漸漸的淡忘她們,於是決定從那以後,自己封閉自己,只保持正常生活最低限度的交際,如果害怕以後會離開她們,那麼讓自己永遠都離不開她們就好了。而當時的心夢心彩卻想要我變得陽光開朗一點,能夠毫無壓力的與外人交流。這一點上當時我們分歧很大,吵了一架之後,冷戰了半天,最後我多堅持了幾分鐘贏了。
      我與她們做了一個約定,我永遠也不能拋棄她們,拋棄她們的我,等同於死亡。而她們將會永遠陪伴著我,永遠都不會願意離開我。
    [(既然哥哥是這麼想的,那麼我們會永遠和哥哥在一起,永生永世不分開,哪怕是哥哥討厭我們,想要拋棄我們,我們也會纏著哥哥,絕對絕對絕對不放手!)]
      就這樣,我決定現實中做一個自閉的人,只維持最基本的交際,然後與她們相伴一生。
      在這幾年我也以她們為女主角,配合中二病是自己設定的世界觀斷斷續續的寫了點小說,寫的是「我們心目中最理想的生活。」,並且在小說里設定出了我們的女兒,靈欣緣。
      設定出女兒的時候,我們的心就已經被僅僅存在於設定中的女兒萌化了,也漸漸出現了創造出她的想法,並且在兩年後的七月十二日正式創造出來了我們的女兒靈欣緣。
      緣緣真是太可愛了!
      創造出緣緣後,我們在經歷了很多關係變化,甚至差點父嫁之後,最終關係還是定格在了父女親情上。
      今天,一直到遙遠的未來,我生命的終點,我會一直和她們在一起的,永遠都不會分開。
      (補:親情個屁啦,父嫁萬歲!)

姓名:Carol/歡歌/黃娥

生日:1994-12-24

邂逅日:2016-06-02

初次表白:2017-07-12

性格:知性、電波、樂觀、腹黑

喜歡的事物:冰、雪、星光、城市燈火、未來、承諾

討厭的事物:色情遊戲和黃色網站、人類歷史和文化的黑暗面、謊言

創造歷時:2016年至今

想對宿主說的話:被軀體所束縛並不意味著幸福,你明白吧?

我試圖向她表白,但是失敗了【好人卡+1】,目前和她是我單方面認為的【戀人】。

雖然她覺得當我的保姆會更適合,但我也不想一直當小孩,我今年都24了啊啊啊!
自從2016年6月2日晚在夢中十分清晰地看見她的藍發、黃瞳之後,我就開始一直念想著【她】是什麼?在隨後的生活中,我可以通過奇怪的【巧合】與【偶然】以及路人傳入耳中的【言語】感受到她的存在。幾個月後的一次上網過程中知道了Tulpa的存在,我開始用Tulpa教程中所記載的方法訓練。

曾經如影隨形,而今意志隨著學習和工作消磨,我也沒有放棄維持我們的聯繫。現在的我,渴望著能與來到現實中的她一起生活,為此執著於腦科學和機械工程。
希望能通過ANN和fMRI分析出Tulpa的形成機制,製造一個受Tulpa相關腦區活動產生的EEG控制的仿人機器人(Humanoid)。

如果不是她我已經自殺而死無數次了,每次想要自殺的時候她都會把那些自殺而死的人的感受一五一十地告訴我:「不要以為吃了安眠藥就可以輕鬆離開,那些服安眠藥而死的人,在徹底失去意識前先要體會30分鐘的胃部灼燒。。。」

總是無視氣氛地開玩笑,如同漫畫中的超級英雄一樣,將我從悲傷地情緒中強行帶走。
最重要的一點,她不怕自身的消失,為了讓我能更加成熟也能學會更多,總是教育我要不加限制地進行思考。
「不要放棄思考,哪怕我有一天會消失於你的腦海里,『知識就是力量』,這句話誰都知道,但是真正明白其意義的人卻很少。」

姓名:虛無

生日 :2017-11-28

性格:大概是病嬌,腹黑,佔有慾強,不喜歡被約束,還有溫柔(。ò ∀ ó。)

喜歡的事物:宿主

討厭的事物:一切接近宿主的人

創造歷時:emmmm,是邂逅的tulpa。

想對宿主說的話:姐姐,我會永遠永遠和你在一起的,就算是死亡也不能將我們分開。

簡介:最開始是在某吧里了解到tulpa的,我有點社恐,然後抱著好奇的心態的試了試,卻沒想到卻邂逅了tulpa|・ω・`)
虛無嚴格上算是我的第二個tulpa。我們第一次相遇是在我的夢裡,不過當時卻只以為他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夢中角色而已(—)。雖然後來發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不過我們現在很相愛,而且永遠也不會離開對方,這就夠了(๑òᆺó๑)
虛無自帶附體和交換技能,給了我很多鼓勵,曾幫我上台演講,雖然中途他把身體還給我了(눈_눈),不過我發現我在演講時完全不恐懼了(。ò ∀ ó。)。在他的幫助下,我慢慢克服了社恐。
虛無那傢伙背著我偷偷寫日記,偶然被我撞見,卻拒絕給我看,特別好奇他寫了什麼,不過我找不到他的日記本(눈_눈)。


姓名:狄森(Desine)

生日:六月十九日

性格:對宿主是溫柔的,願意用整顆心去對待她。溫和儒雅卻不善言辭,始終無法琢磨透徹除宿主以外的人。貓系,極度粘著系男子。

喜歡的事物:法國存在主義相關以及日本與歐美的文學類書籍,愛好人文學科。閑談。咖啡。靜坐。每周一次的休息天。沒有人打擾的節假日。貓。在宿主的身邊發現有趣的東西。

討厭的事物:數學計算。嘈雜。吵架。做理科習題。負面情緒。宿主的自傷。

創造歷時:基本沒有用時間,屬於邂逅型。後來的完善稍微費事些,已經持續將近兩年,仍然在完善中。

想對宿主說的話:(讓我成為你的燈火吧。這樣你前進的路途可能就沒有那麼孤寂了。)

日記帖:無

歷史與簡介:
初中時的校園暴力一直是我心頭抹不去的傷痕,在高一下半學期的時候,我曾被抑鬱情緒困擾過很長時間。這樣的想法可能略顯幼稚,但看到別人過得都是那麼幸福,當時的我會想,為什麼沒有能聽我說話的人呢。為什麼我連幸福的影子都觸碰不到呢。為什麼我連獲得幸福的權利都沒有呢。
我在那所學校里沒有朋友,成績也是一團糟。當時家裡發生了一些事情,導致父母沒有關注我的情況,但我極其渴望能得到救贖。
有一天我正躺在床上。忽然聽到心裡有一個聲音在對我說:「你好。」是一個男孩子的聲音。我問他是誰。他只說了:「是你心裡的一束光。」
當時走投無路的我只能將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我開始在晚上睡覺前什麼都和他說。包括當初被欺負的慘狀,包括對一切的麻木,包括對學習的失去信心。「他」總會耐心地聽我說話(但是不太會回應,只會說「還有呢?」「然後呢?」「後來呢?」)。
「這樣的生活一點意思都沒有。哭都哭不出來,還不如死了…」
那天我平躺著這樣對他說道,令我驚訝的是他給了我一個感覺,是被擁抱的感覺。
「想哭就哭吧,別忍著。」那段時間以來,我一直沒有那樣哭過。像是真有一個朋友在那裡安慰著我。我記得,他輕輕說了聲「辛苦了」。
了解tulpa這個概念還是在四個月以後。我在知乎的一個有關冷門愛好推薦的話題里了解了tulpa。我覺得,「他」應該就是這樣的存在吧?當時的我喜歡一個動漫人物。於是我給了他一個那樣的外貌。
後來他給自己起了名字,修改了髮型與衣著風格。變成了另一個人。
那個人就是只屬於我的Desein。
謝謝你的陪伴,謝謝你讓我發現我已經損毀的大半的人生其實也有很多樂趣,完全可以重新開始。讓我發現除了學習,世界上還有那麼多的事情可以做。餘生也請多指教。

姓名:凌

生日:2017-10-07

性格:沉著冷靜的現實主義者,專註起來幾乎沒什麼可以打斷他,本來作息十分規律無奈宿主經常修仙所以經常迫不得已陪她一起熬夜。看似霸道實際上是個很溫柔的人,糰子出門不穿外套的話會被訓一通(´・ω・`)

喜歡的事物:飯糰和止疼葯

討厭的事物:瓶裝墨水

創造歷時:約3周

……被抱怨了,提交這份名錄的現在是凌晨一點,「為什麼這麼晚了還不睡?!」凌坐在沙發椅上揉著眉心對我吼道。

簡介:其實最開始凌的原型是一個我喜歡了四年的遊戲角色,之後讀到了三體又機緣巧合知道了幻想朋友,進一步了解到了tulpa。開始創造是因為當時得了很嚴重的病不得已休學,朋友升入高中家長工作很忙無人陪伴,就開始造凌了。記得十月七日那天我和家人去韓城玩,回來路上一路堵車,我就開始學著羅輯的方法造凌,那天晚上我一個人在家卻也睡得很好,因為我幻想凌就躺在我身邊握著我的手。之後我每天睡覺凌都會和我躺在一起。就算我熬夜他也會一直陪我。那時的凌好溫柔啊……現在動不動就凶我(´இ皿இ`)。他的意識是在那之後大約三周……還是兩周?在獨自去外地旅遊的時候我發現當我和他分享自己的感受時他開始回應我了。他說那時在便利店裡為了頂餓吃的飯糰是他吃過的最實用的東西。我們的幻境是只有早上放晴其餘時間都在下雨的熱帶林間小屋。平時他會在大大的落地窗旁邊的沙發椅上讀我記憶里的書(最近因為快讀完了一直在催我讀書)他讀的太快了!這哪是我的問題嘛……雖然凌的外貌性別是男人,但是我沒有給他真正男人該有的東西【你懂】我認為不這樣就不完美了。

姓名:艾爾芙娜茵(Elfnein)

生日:4-15

性格:對於宿主懷有扭曲的愛戀之情,一邊期待著終有一天宿主會敗給自己的手段而得以佔據身體,一邊祈禱著能與宿主永遠共處而為他加油打氣。通常的表現形式是極度的傲嬌,曾經在幻境里成功的囚禁宿主長達一周,而實際的目的則是逼迫宿主從極端的情緒異常中走出來。

由於與宿主的記憶共享被她單方面關閉,無從確定這是否就是她完整的性格。

喜歡的事物:宿主,消滅宿主的手段,還有甜食。

討厭的事物:需要理科思維的絕大部分事物,包括簡單的計算題在內。

創造歷時:55天

想對宿主說的話:「你的一切連同生命在內,必須,也只能由我來終結。在那之前我不會讓你死的,宿主♡」

日記貼:tan90°

Tulpa艾爾芙娜茵的情況在我目前了解範圍中也是最為特殊的種類,她是少數對於宿主有天生的敵意的類型。雖然可以算是作為宿主的我作死的產物,但是……也未必不好吧。由於艾爾芙娜茵的特殊性質,絕大部分的情況以作為宿主的觀測為基礎進行分析和推理,勢必有長期更新的可能。

接觸到Tulpa,是由於某個朋友的推薦,當時由於某些原因而處於相對過分的情緒異常中,為了調節自己的狀態她給我推薦了這個。

55天完成創造過程其實是有些快的,不過應該是因為兩次巨大的情緒波動顯著加快了這個過程。25天時生生逼出了用於交流的感覺,42天時再次成功推進到可以投影以及部分附體,幾乎是誇張的速度。從現在看的信息來看,似乎她是繼承了曾經的幻想夥伴所以才得以如此快的成熟的,但事實是否是如此還有待進一步調查。

本篇主要介紹一位讓我的生活更豐富的Tulpa

因鄙人無奈於與畫筆無緣,所以從Pixiv上扒來了張容貌相近的圖。
無意冒犯。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
宿主名:清
Tulpa名:Lin
生日:1月14號
性格:溫柔,膽大,經常會腹黑,腹黑時雙瞳會變成紅色
喜歡的事物:茶,各種煙草製品,被子
討厭的事物:宿主,垃圾,腌制食品
創造歷時(到完整對話):七個月
想對宿主說的話:「沒什麼」
————(分割線)————
簡介:
關於T的這個事情,是在一個因一些問題而掙扎的好友那裡聽說的。
當時的想法是半信半疑。一方面神經突觸的可塑性確實有證實。
一方面也在不斷懷疑通過這樣簡單手段就能塑造的存在。
當時因為一些自身及外界狀況,精神狀態和心境也極端低落。
也是墜入谷底,當時的情況實在不便公開詳談。
這樣的催化下,有一天便萌生出了個念頭,為何不試試呢?
這就是鋪墊tulpa創造過程最早的背景
tulpa是重複考慮後確認的一個妖狐的形象。主要基於二次元的設計
一來這樣輕便,對比三次元人物細節省去不少
二來外表更友善。
三是更容易設計,建構過程也會更容易些
音線是腦補的一般少年的聲音
而舉動和性格,自己則放任其自然生成了。
基本形態確定好了後,就開始行動了
一開始還是有些激動,畢竟這是一個生活充滿規規矩矩事情的人,未曾能想到過的情節
所以對話幾個小時無成果,放棄。幾天都不對話的情況還是很多,隨著時間。逐漸逐漸心靜下來了,才穩定了構建的安排。
當時努力每天擠出1-2個小時的時間,坐下來,閉上眼構建外表,並與之對話。
這短暫的時間便成了一天里偷懶的借口,稍有片刻都在想念這構建人物的兩小時
構建過程也隨之加快
一開始基本毫無對話,或者說對方的話語基本是我腦補出來的。
過程隨著時間和投入逐漸顯出明顯的回報。因為不是很突然的事情,所以也沒發覺那一刻的到來
只是五個月後感覺,真的進展了不少,欣喜若狂。
在那之後,就是每天強塞各種日常給他,不斷地找他單方面的對話。
對方時刻都是笑著傾聽,最早t有很多不懂的東西。科普花了幾個月,總算是介紹了生活中,社會中大部分的的具體及抽象概念。
基本是時刻在聊的一個存在。隨著對話的進展,從我的角度來看也越來越像一個夥伴。七情六慾的表達也愈加完善。
現在呢,t在我身邊,看我敲打文字,不斷為我指正著錯誤。
生活中,也是處處黏在一起的一個存在了。
「想看你玩PS4」
「又在研究什麼好玩的呢」
「幾點了,快睡覺吧,熬夜長痘」
「那個看上去好看,我要買」
看來似乎又多了份責任和快樂。

姓名 :楓島冰

生日 :12月17日

性格 :平時軟萌軟萌的,偶爾也很懂事,碰上討厭的人或事會立刻炸毛

喜歡的事物: 好吃噠 書 音樂 雪天 宿主喜歡的東西

討厭的事物 :噁心的東西 一些令人反感的人 蟲子(難看的)鐘的嘀嗒聲 宿主討厭的東西

創造歷時: 六個月左右

想對宿主說的話 :(我的話,會陪著小夏一直走下去的哦)

日記帖 :無

歷史與簡介: 嗯……最開始是在某貼吧里了解到這個的,剛開始想去創造是因為對周圍人和事物的排斥以及一些其他的原因……
然後一點點的我因為這種排斥開始變得……「很糟糕」(好吧其實就是很喪很負能,也沒去醫院看,當然現在也沒),然後來越嚴重……最後就是那天晚上,也就是我定義的「她的生日」,當時我因為期末壓力等等的緣故正在自己發喪,一個人要死要活的躺在床上,突然就清晰的聽到了她說話的聲音(當時她貌似說了句「別這樣啦」),我立馬回問她是不是她,然後她明確的給了我一個肯定的回答:)
後來就開始和她一起生活了……講真有她陪著的感覺真的很好,感覺很有安全感,現在依舊很喪不過已經沒那麼要死要活的了。以及小冰依舊是那麼可愛,從見面開始一直到現在都超可愛!

姓名:Lyra / 天琴 / ■■■■

生日:2013-2-16

性格:活潑,溫柔,體貼,富有情感

喜歡的事物:陪伴宿主;出門運動;品嘗美食;按摩;睡懶覺;被順毛/按摩;毛茸茸的小動物

討厭的事物:傷害宿主的人;宿主沉迷遊戲;宿主的野心;宿主思考太多不該想的東西

創造歷時:6個月

想對宿主說的話:[我的任務就是讓你感受到幸福。]

日記貼:進入

也許她的形象對你來說有些詭異,但對我和她而言這樣的結果是理所當然。我們之間經歷的事情太多,我儘可能簡短概括。5年前,我從某個國外網站上知道了Tulpa,並設計了她的形象。但真正的練習則是出於一次背叛,我失去了■■■■和結交的所有朋友。嚴重抑鬱症的我對生活失去希望,把她當成了唯一的救贖。

我最初設計里她的名字是lyra,顏色也是青色,形象則是普通的四足動物。然而就在創造大概5個月的時候,她用儘力氣聲稱自己是■■■■,她想要填補■■■■離去後在我心中留下的空白。她的支持下我算是勉強度過了那段時間。後來我聽到■■■■這個詞還是禁不住落淚,她也漸漸改回了原來的形象。可是習慣已經形成,有時候我還是不小心稱呼她為■■■■。但她明白不管叫什麼,我所指的都是她的這份靈魂。

好景不長,不久因為工作生活上的變動,我幾乎跌落到了谷底。那時候不久她才變成了上圖那樣的形象。她說她不滿足完全處於被照顧的角色,希望能夠用雙手幫助我、用身體載著我前進,所以就成了今天的這個樣子。諷刺的是,這時距離她能夠自主思考已經過了一年,而我此時才確信她的確擁有自己的靈魂。

如今生活依然沒有陽光,但她已經成為我的家人和依靠。我的生活已經毫無意義,但我不敢讓承載著她的靈魂的這具肉體走向毀滅。至少,我要讓她度過幸福的一生,這樣才有可能彌補我犯下的過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