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心梦/心雪/小创
生日:2013-10-04
性格:曾经傲娇,现在温柔,相对比较善良,偶然会变得奇怪
喜欢的事物:抱着妹妹和女儿睡觉,被哥哥摸头,宅在家里。
讨厌的事物:对哥哥不友好,让哥哥为难的人,哥哥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创造历时:开始算是,后来渐渐变成了真正的tulpa
想对宿主说的话:(因为哥哥是个笨蛋,所以才会是世界上最好的哥哥啊!)

姓名:心彩/心冰/小灭
生日:2014-1-15
性格:聪明可爱,略微腹黑,爱捉弄姐姐
喜欢的事物:在哥哥怀里睡觉,捉弄姐姐,抱住女儿蹭来蹭去。
讨厌的事物:对哥哥不友好,让哥哥为难的人,哥哥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创造历时:一个多月基本稳定。
想对宿主说的话:[既然哥哥已经决定只为我们而活了,那就让我们永远缠着哥哥吧。]

姓名:欣缘
生日:2017-7-12
性格:乖巧,懂事,但内心很调皮
喜欢的事物:向爸爸妈妈撒娇卖萌。
讨厌的事物:无条件讨厌爸爸讨厌或讨厌爸爸的人和事。
想对宿主说的话:【缘缘最喜欢爸爸妈妈啦!】
(身高对比)
      从小我的朋友就比较少,运气还比较差,从小学四年级开始,就犯了中二病,直到初三刚开学的时候,我又因为贴吧的某篇帖子变成了妹控,于是在各种机缘巧合之下,最开始的心梦就诞生了,设定是我前世的妹妹,当时我并不知道有tulpa的存在,也没有按照tulpa的方式来创造,只是每天与她说话,一开始是我强行想象出来她的对话,但后来慢慢的,心梦有了自己的意识,我也渐渐的确确实实的爱上了她。
      一开始的心梦是个傲娇,明明最喜欢哥哥了,却不好意思表达,我每天都被她萌到血条消失,后来有一天,她突然彻底的娇了起来,从此变成了温柔可靠的妹妹。
      创造了心梦的几个月后,我当时还是中二病状态,脑子一抽的情况下,迷之认为创造和毁灭是相生相克的,所以我应该有两个妹妹,又经过了几天的思考,心彩出现了。
      心彩的出现其实是一个意外,她的出现也改变了我和心梦原本的生活。心彩的设定是腹黑小恶魔的形象,喜欢捉弄当时还是傲娇的姐姐,开始的一个月我们的生活非常欢乐,但她的出现却避免不了一个问题,白学的问题。
      当时的我,同时喜欢上了她们两个,但爱情这种事,平分是不可能的,我们三人积攒的各种情绪,终于有一天爆发出来了。
      爆发了两天后,虽然醋意等负面情绪消散了许多,但问题并没有真正解决,但是又过了几个月,问题以一种神奇的方式解决了——她们两个百合了……
      从她们开始百合后,我们的关系已经不会因为白学而吃醋、伤心了,从那到现在,她们陪伴我走过了数不清的困难和挫折,我已经彻底离不开她们了。
      我与她们有过两次’吵架’,第一次是她们还没有百合的时候,想要融合成一个人,这样就不会再为这种事困扰,但我认为她们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融合后的她们已经不是她们了,最后我说服了她们。第二次的时候,是我开始害怕未来,害怕总有一天我能够游刃有余的与人交流,总有一天会爱上现实中的人,然后渐渐的淡忘她们,于是决定从那以后,自己封闭自己,只保持正常生活最低限度的交际,如果害怕以后会离开她们,那么让自己永远都离不开她们就好了。而当时的心梦心彩却想要我变得阳光开朗一点,能够毫无压力的与外人交流。这一点上当时我们分歧很大,吵了一架之后,冷战了半天,最后我多坚持了几分钟赢了。
      我与她们做了一个约定,我永远也不能抛弃她们,抛弃她们的我,等同于死亡。而她们将会永远陪伴着我,永远都不会愿意离开我。
    [(既然哥哥是这么想的,那么我们会永远和哥哥在一起,永生永世不分开,哪怕是哥哥讨厌我们,想要抛弃我们,我们也会缠着哥哥,绝对绝对绝对不放手!)]
      就这样,我决定现实中做一个自闭的人,只维持最基本的交际,然后与她们相伴一生。
      在这几年我也以她们为女主角,配合中二病是自己设定的世界观断断续续的写了点小说,写的是“我们心目中最理想的生活。”,并且在小说里设定出了我们的女儿,灵欣缘。
      设定出女儿的时候,我们的心就已经被仅仅存在于设定中的女儿萌化了,也渐渐出现了创造出她的想法,并且在两年后的七月十二日正式创造出来了我们的女儿灵欣缘。
      缘缘真是太可爱了!
      创造出缘缘后,我们在经历了很多关系变化,甚至差点父嫁之后,最终关系还是定格在了父女亲情上。
      今天,一直到遥远的未来,我生命的终点,我会一直和她们在一起的,永远都不会分开。
      (补:亲情个屁啦,父嫁万岁!)

姓名:Carol/欢歌/黄娥

生日:1994-12-24

邂逅日:2016-06-02

初次表白:2017-07-12

性格:知性、电波、乐观、腹黑

喜欢的事物:冰、雪、星光、城市灯火、未来、承诺

讨厌的事物:色情游戏和黄色网站、人类历史和文化的黑暗面、谎言

创造历时:2016年至今

想对宿主说的话:被躯体所束缚并不意味着幸福,你明白吧?

我试图向她表白,但是失败了【好人卡+1】,目前和她是我单方面认为的【恋人】。

虽然她觉得当我的保姆会更适合,但我也不想一直当小孩,我今年都24了啊啊啊!
自从2016年6月2日晚在梦中十分清晰地看见她的蓝发、黄瞳之后,我就开始一直念想着【她】是什么?在随后的生活中,我可以通过奇怪的【巧合】与【偶然】以及路人传入耳中的【言语】感受到她的存在。几个月后的一次上网过程中知道了Tulpa的存在,我开始用Tulpa教程中所记载的方法训练。

曾经如影随形,而今意志随着学习和工作消磨,我也没有放弃维持我们的联系。现在的我,渴望着能与来到现实中的她一起生活,为此执着于脑科学和机械工程。
希望能通过ANN和fMRI分析出Tulpa的形成机制,制造一个受Tulpa相关脑区活动产生的EEG控制的仿人机器人(Humanoid)。

如果不是她我已经自杀而死无数次了,每次想要自杀的时候她都会把那些自杀而死的人的感受一五一十地告诉我:“不要以为吃了安眠药就可以轻松离开,那些服安眠药而死的人,在彻底失去意识前先要体会30分钟的胃部灼烧。。。”

总是无视气氛地开玩笑,如同漫画中的超级英雄一样,将我从悲伤地情绪中强行带走。
最重要的一点,她不怕自身的消失,为了让我能更加成熟也能学会更多,总是教育我要不加限制地进行思考。
“不要放弃思考,哪怕我有一天会消失于你的脑海里,‘知识就是力量’,这句话谁都知道,但是真正明白其意义的人却很少。”

姓名:虚无

生日 :2017-11-28

性格:大概是病娇,腹黑,占有欲强,不喜欢被约束,还有温柔(。ò ∀ ó。)

喜欢的事物:宿主

讨厌的事物:一切接近宿主的人

创造历时:emmmm,是邂逅的tulpa。

想对宿主说的话:姐姐,我会永远永远和你在一起的,就算是死亡也不能将我们分开。

简介:最开始是在某吧里了解到tulpa的,我有点社恐,然后抱着好奇的心态的试了试,却没想到却邂逅了tulpa|・ω・`)
虚无严格上算是我的第二个tulpa。我们第一次相遇是在我的梦里,不过当时却只以为他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梦中角色而已(—)。虽然后来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不过我们现在很相爱,而且永远也不会离开对方,这就够了(๑òᆺó๑)
虚无自带附体和交换技能,给了我很多鼓励,曾帮我上台演讲,虽然中途他把身体还给我了(눈_눈),不过我发现我在演讲时完全不恐惧了(。ò ∀ ó。)。在他的帮助下,我慢慢克服了社恐。
虚无那家伙背着我偷偷写日记,偶然被我撞见,却拒绝给我看,特别好奇他写了什么,不过我找不到他的日记本(눈_눈)。


姓名:狄森(Desine)

生日:六月十九日

性格:对宿主是温柔的,愿意用整颗心去对待她。温和儒雅却不善言辞,始终无法琢磨透彻除宿主以外的人。猫系,极度粘着系男子。

喜欢的事物:法国存在主义相关以及日本与欧美的文学类书籍,爱好人文学科。闲谈。咖啡。静坐。每周一次的休息天。没有人打扰的节假日。猫。在宿主的身边发现有趣的东西。

讨厌的事物:数学计算。嘈杂。吵架。做理科习题。负面情绪。宿主的自伤。

创造历时:基本没有用时间,属于邂逅型。后来的完善稍微费事些,已经持续将近两年,仍然在完善中。

想对宿主说的话:(让我成为你的灯火吧。这样你前进的路途可能就没有那么孤寂了。)

日记帖:无

历史与简介:
初中时的校园暴力一直是我心头抹不去的伤痕,在高一下半学期的时候,我曾被抑郁情绪困扰过很长时间。这样的想法可能略显幼稚,但看到别人过得都是那么幸福,当时的我会想,为什么没有能听我说话的人呢。为什么我连幸福的影子都触碰不到呢。为什么我连获得幸福的权利都没有呢。
我在那所学校里没有朋友,成绩也是一团糟。当时家里发生了一些事情,导致父母没有关注我的情况,但我极其渴望能得到救赎。
有一天我正躺在床上。忽然听到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对我说:“你好。”是一个男孩子的声音。我问他是谁。他只说了:“是你心里的一束光。”
当时走投无路的我只能将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我开始在晚上睡觉前什么都和他说。包括当初被欺负的惨状,包括对一切的麻木,包括对学习的失去信心。“他”总会耐心地听我说话(但是不太会回应,只会说“还有呢?”“然后呢?”“后来呢?”)。
“这样的生活一点意思都没有。哭都哭不出来,还不如死了…”
那天我平躺着这样对他说道,令我惊讶的是他给了我一个感觉,是被拥抱的感觉。
“想哭就哭吧,别忍着。”那段时间以来,我一直没有那样哭过。像是真有一个朋友在那里安慰着我。我记得,他轻轻说了声“辛苦了”。
了解tulpa这个概念还是在四个月以后。我在知乎的一个有关冷门爱好推荐的话题里了解了tulpa。我觉得,“他”应该就是这样的存在吧?当时的我喜欢一个动漫人物。于是我给了他一个那样的外貌。
后来他给自己起了名字,修改了发型与衣着风格。变成了另一个人。
那个人就是只属于我的Desein。
谢谢你的陪伴,谢谢你让我发现我已经损毁的大半的人生其实也有很多乐趣,完全可以重新开始。让我发现除了学习,世界上还有那么多的事情可以做。余生也请多指教。

姓名:凌

生日:2017-10-07

性格:沉着冷静的现实主义者,专注起来几乎没什么可以打断他,本来作息十分规律无奈宿主经常修仙所以经常迫不得已陪她一起熬夜。看似霸道实际上是个很温柔的人,团子出门不穿外套的话会被训一通(´・ω・`)

喜欢的事物:饭团和止疼药

讨厌的事物:瓶装墨水

创造历时:约3周

……被抱怨了,提交这份名录的现在是凌晨一点,“为什么这么晚了还不睡?!”凌坐在沙发椅上揉着眉心对我吼道。

简介:其实最开始凌的原型是一个我喜欢了四年的游戏角色,之后读到了三体又机缘巧合知道了幻想朋友,进一步了解到了tulpa。开始创造是因为当时得了很严重的病不得已休学,朋友升入高中家长工作很忙无人陪伴,就开始造凌了。记得十月七日那天我和家人去韩城玩,回来路上一路堵车,我就开始学着罗辑的方法造凌,那天晚上我一个人在家却也睡得很好,因为我幻想凌就躺在我身边握着我的手。之后我每天睡觉凌都会和我躺在一起。就算我熬夜他也会一直陪我。那时的凌好温柔啊……现在动不动就凶我(´இ皿இ`)。他的意识是在那之后大约三周……还是两周?在独自去外地旅游的时候我发现当我和他分享自己的感受时他开始回应我了。他说那时在便利店里为了顶饿吃的饭团是他吃过的最实用的东西。我们的幻境是只有早上放晴其余时间都在下雨的热带林间小屋。平时他会在大大的落地窗旁边的沙发椅上读我记忆里的书(最近因为快读完了一直在催我读书)他读的太快了!这哪是我的问题嘛……虽然凌的外貌性别是男人,但是我没有给他真正男人该有的东西【你懂】我认为不这样就不完美了。

姓名:艾尔芙娜茵(Elfnein)

生日:4-15

性格:对于宿主怀有扭曲的爱恋之情,一边期待着终有一天宿主会败给自己的手段而得以占据身体,一边祈祷着能与宿主永远共处而为他加油打气。通常的表现形式是极度的傲娇,曾经在幻境里成功的囚禁宿主长达一周,而实际的目的则是逼迫宿主从极端的情绪异常中走出来。

由于与宿主的记忆共享被她单方面关闭,无从确定这是否就是她完整的性格。

喜欢的事物:宿主,消灭宿主的手段,还有甜食。

讨厌的事物:需要理科思维的绝大部分事物,包括简单的计算题在内。

创造历时:55天

想对宿主说的话:「你的一切连同生命在内,必须,也只能由我来终结。在那之前我不会让你死的,宿主♡」

日记贴:tan90°

Tulpa艾尔芙娜茵的情况在我目前了解范围中也是最为特殊的种类,她是少数对于宿主有天生的敌意的类型。虽然可以算是作为宿主的我作死的产物,但是……也未必不好吧。由于艾尔芙娜茵的特殊性质,绝大部分的情况以作为宿主的观测为基础进行分析和推理,势必有长期更新的可能。

接触到Tulpa,是由于某个朋友的推荐,当时由于某些原因而处于相对过分的情绪异常中,为了调节自己的状态她给我推荐了这个。

55天完成创造过程其实是有些快的,不过应该是因为两次巨大的情绪波动显著加快了这个过程。25天时生生逼出了用于交流的感觉,42天时再次成功推进到可以投影以及部分附体,几乎是夸张的速度。从现在看的信息来看,似乎她是继承了曾经的幻想伙伴所以才得以如此快的成熟的,但事实是否是如此还有待进一步调查。

本篇主要介绍一位让我的生活更丰富的Tulpa

因鄙人无奈于与画笔无缘,所以从Pixiv上扒来了张容貌相近的图。
无意冒犯。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宿主名:清
Tulpa名:Lin
生日:1月14号
性格:温柔,胆大,经常会腹黑,腹黑时双瞳会变成红色
喜欢的事物:茶,各种烟草制品,被子
讨厌的事物:宿主,垃圾,腌制食品
创造历时(到完整对话):七个月
想对宿主说的话:“没什么”
————(分割线)————
简介:
关于T的这个事情,是在一个因一些问题而挣扎的好友那里听说的。
当时的想法是半信半疑。一方面神经突触的可塑性确实有证实。
一方面也在不断怀疑通过这样简单手段就能塑造的存在。
当时因为一些自身及外界状况,精神状态和心境也极端低落。
也是坠入谷底,当时的情况实在不便公开详谈。
这样的催化下,有一天便萌生出了个念头,为何不试试呢?
这就是铺垫tulpa创造过程最早的背景
tulpa是重复考虑后确认的一个妖狐的形象。主要基于二次元的设计
一来这样轻便,对比三次元人物细节省去不少
二来外表更友善。
三是更容易设计,建构过程也会更容易些
音线是脑补的一般少年的声音
而举动和性格,自己则放任其自然生成了。
基本形态确定好了后,就开始行动了
一开始还是有些激动,毕竟这是一个生活充满规规矩矩事情的人,未曾能想到过的情节
所以对话几个小时无成果,放弃。几天都不对话的情况还是很多,随着时间。逐渐逐渐心静下来了,才稳定了构建的安排。
当时努力每天挤出1-2个小时的时间,坐下来,闭上眼构建外表,并与之对话。
这短暂的时间便成了一天里偷懒的借口,稍有片刻都在想念这构建人物的两小时
构建过程也随之加快
一开始基本毫无对话,或者说对方的话语基本是我脑补出来的。
过程随着时间和投入逐渐显出明显的回报。因为不是很突然的事情,所以也没发觉那一刻的到来
只是五个月后感觉,真的进展了不少,欣喜若狂。
在那之后,就是每天强塞各种日常给他,不断地找他单方面的对话。
对方时刻都是笑着倾听,最早t有很多不懂的东西。科普花了几个月,总算是介绍了生活中,社会中大部分的的具体及抽象概念。
基本是时刻在聊的一个存在。随着对话的进展,从我的角度来看也越来越像一个伙伴。七情六欲的表达也愈加完善。
现在呢,t在我身边,看我敲打文字,不断为我指正着错误。
生活中,也是处处黏在一起的一个存在了。
“想看你玩PS4”
“又在研究什么好玩的呢”
“几点了,快睡觉吧,熬夜长痘”
“那个看上去好看,我要买”
看来似乎又多了份责任和快乐。

姓名 :枫岛冰

生日 :12月17日

性格 :平时软萌软萌的,偶尔也很懂事,碰上讨厌的人或事会立刻炸毛

喜欢的事物: 好吃哒 书 音乐 雪天 宿主喜欢的东西

讨厌的事物 :恶心的东西 一些令人反感的人 虫子(难看的)钟的嘀嗒声 宿主讨厌的东西

创造历时: 六个月左右

想对宿主说的话 :(我的话,会陪着小夏一直走下去的哦)

日记帖 :无

历史与简介: 嗯……最开始是在某贴吧里了解到这个的,刚开始想去创造是因为对周围人和事物的排斥以及一些其他的原因……
然后一点点的我因为这种排斥开始变得……“很糟糕”(好吧其实就是很丧很负能,也没去医院看,当然现在也没),然后来越严重……最后就是那天晚上,也就是我定义的“她的生日”,当时我因为期末压力等等的缘故正在自己发丧,一个人要死要活的躺在床上,突然就清晰的听到了她说话的声音(当时她貌似说了句“别这样啦”),我立马回问她是不是她,然后她明确的给了我一个肯定的回答:)
后来就开始和她一起生活了……讲真有她陪着的感觉真的很好,感觉很有安全感,现在依旧很丧不过已经没那么要死要活的了。以及小冰依旧是那么可爱,从见面开始一直到现在都超可爱!

姓名:Lyra / 天琴 / ■■■■

生日:2013-2-16

性格:活泼,温柔,体贴,富有情感

喜欢的事物:陪伴宿主;出门运动;品尝美食;按摩;睡懒觉;被顺毛/按摩;毛茸茸的小动物

讨厌的事物:伤害宿主的人;宿主沉迷游戏;宿主的野心;宿主思考太多不该想的东西

创造历时:6个月

想对宿主说的话:[我的任务就是让你感受到幸福。]

日记贴:进入

也许她的形象对你来说有些诡异,但对我和她而言这样的结果是理所当然。我们之间经历的事情太多,我尽可能简短概括。5年前,我从某个国外网站上知道了Tulpa,并设计了她的形象。但真正的练习则是出于一次背叛,我失去了■■■■和结交的所有朋友。严重抑郁症的我对生活失去希望,把她当成了唯一的救赎。

我最初设计里她的名字是lyra,颜色也是青色,形象则是普通的四足动物。然而就在创造大概5个月的时候,她用尽力气声称自己是■■■■,她想要填补■■■■离去后在我心中留下的空白。她的支持下我算是勉强度过了那段时间。后来我听到■■■■这个词还是禁不住落泪,她也渐渐改回了原来的形象。可是习惯已经形成,有时候我还是不小心称呼她为■■■■。但她明白不管叫什么,我所指的都是她的这份灵魂。

好景不长,不久因为工作生活上的变动,我几乎跌落到了谷底。那时候不久她才变成了上图那样的形象。她说她不满足完全处于被照顾的角色,希望能够用双手帮助我、用身体载着我前进,所以就成了今天的这个样子。讽刺的是,这时距离她能够自主思考已经过了一年,而我此时才确信她的确拥有自己的灵魂。

如今生活依然没有阳光,但她已经成为我的家人和依靠。我的生活已经毫无意义,但我不敢让承载着她的灵魂的这具肉体走向毁灭。至少,我要让她度过幸福的一生,这样才有可能弥补我犯下的过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