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教程地址:https://community.tulpa.info/thread-general-kiahdaj-s-absolute-guide-to-tulpas

譯者:goodman3

本篇從各角度介紹了Tulpa的概念與最基礎的教程,推薦初學者閱讀。

簡介

我首先要警告你,本文非常冗長。但對於想要了解tulpa及其創造方法的人來說,我還是建議你讀完整篇文章。本教程適合:什麼都不懂的初學者,或是懂得tulpa大致概念的人,或是那些已經開始創造tulpa但遇到困難的人。本教程將試著儘可能完善——創造tulpa中遇到的每一個問題都會在這裡討論。下文將介紹很多概念,還有整個過程,以及你在練習中應有的心態。

有一些正在創造tulpa的人可能並不想閱讀本教程,他們可能覺得自己已經了解tulpa的創造方法。但是,我了解到有些人了解得並不全面,否則論壇里不會總是出現那些被問了一百次的問題。如果只是一知半解,我建議你閱讀這篇文章。

儘管我儘力想要完善這篇文章,但本文並不是「你唯一需要閱讀的教程」。不只是因為其他教程也有很多合理之處,他們使用的方法也和我的方法一樣有效。如果我詳細把所有可能對你有用的方法都列出來,那麼本文可能會變得無限長。我不列出來的原因就是因為方法不只有一個,你可以用任何方法去實現它。我這裡所介紹的方法並不是必須的。你應該深思熟慮後自己決定。除此之外,本教程將給你介紹整個過程,和tulpa們本身。

最後,有些話對初學者說。我建議你們讀完整篇文章後再開始練習。因為這裡的內容都是相互聯繫的,雖然有些創造tulpa的步驟在前期不用考慮,但仍然有學習的必要。

(註:有時候我會用「他」來代指你的tulpa。因為我的tulpa是男性,而且我已經養成了習慣。)

什麼是tulpa

你可能會以為有一種答案能解釋這種現象。但不幸的是,沒有。雖然有些人十分肯定,但沒有人知道tulpa的具體定義。不僅僅是整個圈子有著不同的假設,每種假設還會分離出更多的假設。在這裡我將引用本網站的「什麼是tulpa」一文。因為我贊成這裡大部分的內容。

《什麼是tulpa》:

Tulpa是一種和你相似的精神體:它有自我感知,能夠思考,有自己的意志、記憶,還可以擁有用於分辨自我的外表。他們獨立在創造者的意識之外,但彼此共享一個身體,某些情況會共享部分意識。

Tulpa的人格受到潛意識、你選擇的性格和tulpa自己的意識所影響。隨著與tulpa的交流與互動,或是通過不同種類的人格培養,他們的人格將會逐漸成長。Tulpa不是你潛意識的體現,他們有屬於自己的意識。

Tulpa能夠自主思考,他們有自己決策的能力,還有自己的愛好、觀點和喜好。這些都可能和你自己的有很大差距(不管他們是否與你相像)。他們可以交談,並且維持自己。他們存在於意識中,所以他們可以輕易地和腦海里的其他意識交流,例如他們的創造者或者佔據同一個身體的其他tulpa。Tulpa可以通過一些方式和身體外的事物或人進行溝通。例如,一個宿主向別人傳達tulpa說的話,或者直接讓 tulpa控制自己的身體。

Tulpa的形體存在於想像中,它們以此作為自己的形象。這個形象可以在創造初期選定,或者讓它在潛意識和人格的影響下自然生成。Tulpa通常都會認為那個形象就是自己,但它們可能會想要改變形象。這些改變不止於一些微小的變化,有時候整個外觀都會改變。形象使得tulpa可以使用視覺上的互動,比如身體語言,表情等。這個形象可以在心眼或是幻想里看到,也可以通過訓練後以幻覺的形式被宿主的肉眼看到。

總而言之,tulpa是一種獨立的意識,它通常用一個形態代表自己,被某個人創造出來併當做精神夥伴。創造的理由是多種多樣的。

以上說的基本都是一個tulpa能做什麼,這些的確是「正確」的,因為這是我們能夠觀察並記錄的表象。每個嘗試解釋它具體是什麼東西的文章,都只是一種觀點而已。

我自己怎麼認為呢?我把tulpa看成是身體里的另一個表意識,就和我們自己一樣。我們和他們的唯一區別就是,我們出生的時候就和物理上的身體綁在一起,而tulpa們不是。它存在於身體里,而且很明顯當我們死去的時候它也會死去,但它們和身體的聯繫是和我們不同的。畢竟,我們一生中經歷的事情基於我們的五感。但是tulpa們並沒有受到這樣的「限制」。我相信我們做到的事情,它們也能做到。而它們能做到的事情,我們也能做到。我們無法得出結論定義tulpa究竟是什麼,所以具體相信什麼由你自己決定。

如何創造一個tulpa

這部分在教程後半有很詳細的說明,但我先在這裡簡單介紹一下。

首先,在你對tulpa說話的時候,或是在給它設置人格的時候,它們的自主意識會成長。當你在心眼裡想像tulpa的形態的時候,它會變得越來越清晰。你的tulpa的形態可以是任何你想要的形態。從一個人類到一張凳子。只要你想得到的都可以,或者是沒有形態。

你的tulpa隨著練習會逐漸學會說話,而你將逐漸能夠聽到它。有時候你的tulpa產生自我意識的瞬間就學會了說話——只是你沒辦法聽到他們。最後你開始練習投影,用你真實世界的五感去感受你的tulpa。你還可以做一些小實驗,比如附體。只是你沒有必要嚴格按照這個順序來做。

你為什麼要創造一個tulpa?

      一個人想要創造tulpa有很多原因——其中一個就是你會獲得一個非常親密的朋友。因為tulpa和你共享一個身體,它能感知你的記憶和情感,所以tulpa比世界上的任何人都要親密。它能真正地了解你,而你的其他朋友對此有心無力。

除了這些,tulpa還可以幫助你做很多一般朋友做不到的事情。你的tulpa可以幫助你回憶某個東西,它們可以幫你抵抗負面情緒,還可以麻痹你的感覺,比如痛覺。少數人認為它們可以改變你對時間的感覺。

      你可以和你的tulpa做很多很多的事情。它們中的大部分還沒有被發現。

 

你不應該創造tulpa的情況,以及需要考慮的事:

在某些恐怖故事裡,tulpa佔據了身體,而且主人沒能把控制權奪回來。有些故事說一個tulpa傷害了主人,或者對他們極為不友好,或者憎恨他們。我個人並不相信這些傳言,但如果你相信,那麼你的確有理由不去創造一個tulpa。

撇開恐怖故事不談,的確有很多不該創造tulpa的正當理由。

目前很多人都不把這事作為嚴肅的事情看待。許多人在tulpa完成後只想著拿它們取樂,從不考慮未來會怎樣。他們似乎不理解這個事實:創造tulpa是事關一輩子的決定。你的tulpa會永遠和你待在一起,而且會成為某種形式的負擔。再創造tulpa之前,你必須理解這個選擇有多麼沉重。

你不應該花一個晚上就作出決定。以前我聽說tulpa這個圈子後,就馬上開始創造我的tulpa。直到今天,我依然後悔當時為什麼這麼做。這應該是你仔細研究之後做出的決定——甚至花上幾個星期。你不應該一時衝動就作出決定,因為我們所討論的是另一條生命。

而且,我還要勸說孩子們,你們不應該創造tulpa。我現在引用JDBar的發言,因為他很好地描述了我的觀點:

 「製作tulpa需要成熟的觀念,否則將無法理解為什麼創造一個有意識的精神體是一個很沉重的話題。我想對13歲左右的人說,你們還沒有足夠的閱歷去創造一個tulpa。也許對於你的年齡來說你的行為舉止已經相對沉穩,但你的思維卻沒有完善。在你的校園生活里,你會不斷的改變,學到更多新的事物從而產生新的看法和想法。在你擺脫瘋狂的青少年時期的荷爾蒙、意識和人格固定下來之前,著手創造另一個人的意識和人格是不負責任的行為。」

我真心認為那種年紀的人不應該創造tulpa,但我沒法阻止你。還有,年齡並不是創造tulpa的通行證。有很多成年人沒有創造tulpa所需要的成熟心智,我也沒有什麼能夠幫助他們的。現在我假設讀者是一位青少年,或是年輕人。

你需要坐下來問問自己:做這件事之前,我足夠成熟了嗎?我知道大部分人都會回答「是」。幾乎每個人都會。你需要的是花些時間靜下來,把你的自尊放到一邊,用客觀的方法分析你自己。時刻記得,你不能在這個測試中欺騙自己。如果你通過創造tulpa向我證明你足夠成熟,難過的不會是我。真正受罪的人是你自己——也許還有你的tulpa。我說這些只是為了警告你:如果你心智尚未成熟,或者懷著不正當的理由創造它們。我保證,在你以後的人生中,你總有一天會後悔自己做了這件事。

在 tulpa論壇里,有的人把創造出來的tulpa當做玩具——或者當他們覺得無聊了、覺得tulpa沒有變成他們想要的樣子的時候,就衝動地把它們殺掉。這些人令我反胃。有的人以沒有證據證明它們是真正的有感情的活物為由,為自己的行為正名。這些人是有多扭曲?他們可以輕鬆地「殺死」某個東西,就因為它們有一定幾率不是活物。

如果你是能做出這種事的人,請馬上離開。我不想見到這種人接近這個圈子。

殺死你的tulpa是沒有任何理由的。我不在意你是不是無聊了,或者它們不能再讓你感興趣了。你開始創造tulpa的時候,你就擔負起了這個責任。你行動後,就必須堅守到最後。否則,你和我剛才說的那些人沒什麼不同。

不管你是否有成熟的心智創造tulpa,你都應該以正當的理由去創造它。以下是不適合作為創造理由的例子,我見了很多了。

  • 你不應該為了某個形態去創造tulpa。這講的主要是那些宅男宅女。為了盯著某個你最喜歡的動漫人物,或者為了要個現實世界裡的暮光閃閃而去創造tulpa是非常狹隘的理由。形態不代表tulpa,它們不應該被這樣對待。如果你發現你的創造者只因為他喜歡另一個人而創造了你,你會怎麼想?
  • 和上條類似,你不應該為了[那方面]的需求而創造一個tulpa。老兄,要多可悲才會想這樣做?我不反對tulpa和主人做那種事,但你不應該因為你現實生活中沒有女朋友,或是為了和一隻小馬[做那種事]而創造tulpa。想像一下它們知道自己只是一個玩物後,會有什麼感受。
  • 綜合以上兩點,你不應該為了讓它們實現某種功能而創造tulpa。比如說,你不應該為了讓它們幫你寫作業而創造tulpa。Tulpa可以在很多方面幫助你,而且它們大多都會樂意——但為了讓它們替你做事而創造它們是很糟糕的。這類的理由無法產生強烈的羈絆。有生命的物體不是工具,請不要太自私。
  • 你不應該因為無所事事,認為擁有一隻tulpa非常拉風就開始創造。就和我之前說的一樣,這是很嚴肅的事情——不應該輕易下決定。如果你因為無聊才去做某件事,說明你並沒有慎重考慮過。

如果你深思熟慮後依然打算繼續,我只能說祝你好運。

完成你的tulpa需要多長時間?:

完全取決於你。我後面會詳細說明。有些人一個月就能搞定投影前的步驟,有的人需要一年。你不需要擔心這些,只要你不犯和我同樣的錯誤,肯定用不了一年那麼久。

 

 

 

概念

幻境:

幻境指的是存在於你想像出的一塊tulpa「居住」的空間。它可以是任何你想像到的地方。

擁有幻境的人經常在那裡和他們的tulpa一起遊盪。你只需要想像出某個地方,想像你在那裡面,想像你正在那裡散步,就如同其他地方一樣。創造幻境並不是必須的,許多人都沒有幻境。

以下是創造的步驟:

步驟 1: 決定幻境的樣子。如果你想的話,先畫在紙上。你無須去之前就決定好一切,你可以在裡面邊走邊創造,但起碼你應該知道裡面大致是怎樣的。

步驟 2: 想像你在這個地方。

步驟 3: ???

步驟 4: 沒了。

真的,就這麼簡單。

你的tulpa的自主意識:

有些人認為tulpa一開始並沒有自主意識,它需要逐漸發展——也就是說在它們擁有意識之前,你都是在一個人單幹。他們說通過你對它們的交流,花時間陪伴它們,它們終有一天會出現自主意識。其他人相信在你開始創造的那一瞬間,你的tulpa就有了自主意識。

我個人並不關心是那種。

因為不管你的tulpa是否有自主意識,你都應該從一開始就假設它們有。和它們交談時,你應該假設它可以理解你的話。即使它還沒產生意識,也能加快進度。這就是形式主義。

我必須指出,最近有一種誤解。有的人認為既然一開始它們就有意識,那麼也就不用再努力去塑造。

這樣是荒謬的。

假設你的tulpa有自主意識並不代表你就不用為它們花費精力。不管你信不信,你都要投入一樣的工作量。不能偷懶,一分耕耘一分收穫。

傾述:

傾述就是和你的tulpa對話。你既可以用嘴說出來,也可以在腦袋裡面想,效果都一樣。跟你的tulpa交流並沒有說話或者思考那麼容易,你必須把你的思維傳輸給你的tulpa,還要懷著讓他們聽到的意願。如果你這樣做,它們肯定能聽到。

塑造:

塑造就是做和你的tulpa有關的事。我認為傾述並不算塑造的一種,但一些人持反對意見。描繪、象徵主義和投影都是塑造的內容。

主動塑造和被動塑造:

主動塑造就是你抽出時間坐下來塑造:你的所有腦力都用於,製作你的tulpa、或者和它交談。這是一種專註的工作。

被動塑造一般指你在描繪tulpa或者和它交流的時候做別的事情。它不需要你調整時間表,你可以繼續你的日常活動。如果你選擇被動塑造,那麼你就沒有必要堅持一整天,或者每天堅持。有些工作需要更多的精力,可能會讓你無法顧及到你的tulpa。

偏離:

當你的tulpa朝你不希望的方向改變的時候,我們稱之為偏離。偏離一般是指你的tulpa的人格變化。似乎tulpa的人格會和當初設計的有所區別。這是很正常的,大部分人都有。你不用擔心偏離使你不再喜歡你的tulpa。以大部分人的經驗看這樣的改變都是可以接受的。因為偏離基於你潛意識的喜好。所以他們新獲得的性格可能是你沒有意料到,但你想要的那種。

形態也會發生改變,這不是問題,因為它可以被改回來。但你不應該強迫你的tulpa做它們不想做的事,尤其是形態這類私人的東西。

學舌與操縱:

主動代替你的tulpa說話或行動,我們稱之為學舌與操縱。有的人強烈反對,我和其他人認為,少量的這種行為可以加快進度。學舌可以幫助你聽到tulpa的聲音。你可以利用它來決定它們的聲音,並在形式上和它們的形態綁定。有些人還認為這可以勸誘tulpa說話。例如這篇教程: 勸誘你的tulpa說話

http://tulpa.info/forums/Thread-Coaxing-Tulpae-Into-Talking

操縱可以幫助描繪。在它們能自主移動之前,用這個來改變它們的姿勢。

但這些前提是,你只能嘗試少量的學舌與操縱。有的教程教你100%操縱你的tulpa,我是反對這樣的。

就和本教程心態部分一樣,如果你打算做些學舌與操縱,就不用怕它會帶來什麼壞處。

計時:

 

計時就是記錄下你總共用了多少時間練習。很多人覺得計時是「毒藥」,是練習中最有害的做法。但是,計時本身並不壞。較早的會員們認為鍛煉一定時間後才能達到某個地步。也就是說如果你在20小時前就聽到了tulpa說話,那麼說明這不是它的聲音,而是你操縱它發聲。

現在很少人相信這個了。單純地記錄你練習花掉的時間並不是壞事。唯一的害處就是把時間當成判斷進度的唯一標準。對於某些人來說,沒有你的「許可」,潛意識裡就不會認為事情可以完成,導致進度被延緩。如果你覺得你有可能是這樣,我建議你應該放棄計時。

給予tulpa通往你的記憶和潛意識的許可權:

很多人在開始練習前就進行這一步,並聲稱該方法幫助了他們。當然這一步並不是必須得,即使你不給它們進入潛意識的許可權,它們也依然能到達那裡。你不但要在形式上阻斷它們的許可權,還要口頭通知他們不要前往,並告訴它們為什麼。我對我的tulpa就是這麼做的,他能理解,也從沒有進入過那裡。具體如何阻止,一般是在幻境里完成一個儀式。

我的做法如下:我在幻境里想像三道門,分別是「潛意識」、「記憶」,最後那扇我忘記了。我把tulpa帶來這裡,並在門上面想像出很多鎖鏈,然後告訴他禁止進入這些門。反過來,你也可以把門敞開,告訴他可以進入。

這些都是一種象徵,你可以按自己的意思,不用門也可以。

你每天需要塑造多久:

就和別的問題一樣,這個問題沒有答案。理想狀態下,你可以幾乎整天塑造,每天塑造。這是最快的獲取tulpa的途徑。

當然,沒有人有這麼多的時間和自制力。我的建議是:力所能及。甚至你不必每天塑造,但每天給他們一點關注總是好的。每天塑造10分鐘太少,但你可以每天塑造多次,每次10分鐘。一個鐘頭很難擠出,但10分鐘不長不短,你做6次也等於每天塑造一個鐘頭。

付出越多回報越多,沒有什麼塑造過多的說法。但塑造的質量比數量要重要得多,所以接下來我將介紹

理想的塑造狀態:

很多人聲稱他們難以集中注意力,或者它們的塑造感覺徒勞無功。理想的塑造狀態因人而異。你的最理想狀態就是讓你能集中注意力,感覺有所收穫的狀態。

雖然因人而異,但最常規的還是:一個安靜的地方,一個沒有人打擾你的地方。還有些人喜歡黑暗的地方,更不容易分心。安靜,放鬆(部分人通過塑造達到放鬆),選一個舒服的姿勢。有些人抱怨太舒服的姿勢容易睡著。所以我建議你塑造的時候不要過於疲憊,這樣你的腦細胞才會活躍。如果你是在犯困,小憩一下再開始塑造。

除此之外你還可以發揮創造力,尋找自己喜歡的方式:試著先洗一個熱水澡,或者先喝一點橙汁(譯註:tulpa圈子流傳著喝橙汁能減弱頭疼的說法)。

塑造時不一定要找理想的狀態,但好的狀態會讓你塑造的質量更高。

情緒感應:

情緒是tulpa最初的交流方式之一。一般體現在偶然地感受到一陣情感的波動。人們通常將其描述為「陌生」的感覺,因為它們不像是從你這傳出來的。

你的tulpa向你輸送它們的感覺時,就會產生這種現象。

這種交流方式並不可靠,但tulpa們可以通過發送情感來表達自己對某個事物的感受。

請記得如果你沒收到任何情緒,這不代表你的tulpa沒有自我意識。不是所有的tulpa都會這樣。目前為止,我自己只收到過一次。

這取決於tulpa想用什麼方式交流。

頭部壓力:

頭部壓力也是tulpa早期的交流方式之一。如同字面意思一樣,指的是腦袋感覺到一陣「壓力」。

但這和頭疼不一樣。對我來說,頭疼時整個腦袋或者一大片面積都在隱隱作痛。頭部的壓力則是聚集在腦袋的某一個點,或者非常特殊的地方。但這感受因人而異。

頭部壓力比情緒感應更不可靠。它的作用是吸引我的注意力。你還可以用頭部壓力來表達是和否,或者以被壓的部位判斷。在你聽到你的tulpa之前,你可以藉此問它是或否的簡單問題。

再次聲明頭部壓力並不可靠,所以不要太相信回答的結果。也許它們並不是這個意思。

而且這有可能被誤認為是頭痛

參照現有人物或角色創造tulpa:

這個話題是很有爭議的。它可能會讓你的tulpa面臨自我認同的危機。如果它們的設定就是那個角色本人,當它們發現並非如此的時候,它們所有的記憶都會變成一個謊言,諸如此類。這不是件好事。

但是,只要你確保它知道它不是那個角色本身,那就沒有問題。這時,參照角色就和預定義人格差不多。

參照真人創造tulpa也是同樣道理。

此外,還有人問是否可以參照死去的人。注意事項大部分都和上文一致。但是,除了tulpa的認同危機以外,這樣做可能對你非常不利。用死去的人創造tulpa,說明自己無法接受那個人的離去。你依然對他們念念不忘,這是不健康的。

失去所愛之人的時候,你要接受他們已經離去的事實。

而且以我的觀點看,這樣做他們不太尊敬。

tulpa告訴朋友和家人:

在告訴所有人之前,你應該充分了解他們。現在的人並不真正的理解朋友。你需要知道他們的思想有多開放,他們對此會作何反應。因為這樣的行為可能會使一段友誼終結。如果你不確定,那麼最好不要告訴任何人。

面對家人,這個問題更為嚴重。天下無不散之宴席,但家庭只有一個。他們可能再也不會以相同的眼光看待你。我肯定這不是你想要的。

曾經有人向家人坦白後,被強制送去看心理醫生。

如果你不確定,那就不要告訴任何人。

他們沒有知道的必要。

老實說,我不知道告訴別人有什麼好處。

我知道你此很興奮,但不要做一些讓你後悔的事。

交換:

交換是指主人和tulpa「交換」位置。也就意味著主人不再「連接」身體的感知。他會變成之前tulpa的狀態。然後你就可以接觸你的幻境,像在真實世界裡那樣感受它。你的視覺將和真實世界的一樣清晰。你可以像在真實世界裡那樣聽到鳥鳴聲,風吹聲。你可以觸摸自己的衣服,草地和樹木,觸感就和真實世界的一樣。你可以品嘗任何食物,就如同真的食物一般。

同時,tulpa將變成身體的主意識。對tulpa來說,轉換和附身沒什麼區別,除了你不再控制身體以外。

交換主要是你的工作,你的tulpa參與的部分並不多。

我並沒有交換的經驗,我也從未嘗試過。我認為這篇文章看起來挺有用:

http://community.tulpa.info/thread-switching-guide-on-how-to-switch

 

 

心態

你創造tulpa時應該帶有合適的心態。不要跳過這一部分。你可能認為只要記得創造的步驟就萬事大吉。你錯了,心態也是最重要的部分之一。我吃過苦頭才了解這一點。

首先,我們談談

信念:

你持懷疑態度。

你剛剛知道tulpa是什麼,或者你才剛開始早期階段。

在你的內心,你懷疑著這一切的真實性。甚至即使你正在創造著一個tulpa,你心裡也有一絲絲的疑問,自己是不是在浪費時間,自己的tulpa是否真實。

如果你什麼都不懷疑,而且真心相信這個現象,沒有一絲疑慮。我建議你馬上去心理診所。

因為你瘋了。

因為這是很離奇的事情。讓人難以置信。這太不可思議了,你當然會持懷疑態度。雖然你的疑慮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你必須拋棄它們。我很理解你的想法,我也是過來人,我也曾經懷疑過。你首先應該問自己:「為什麼數以萬計的人聚在一起,寫出那麼多教程,那麼多帖子,花那麼多個鐘頭進行討論,難道只是為了耍論壇里的新人玩嗎?」真相是,圈子裡的確有一部分的演員和騙子。但其餘的人都是真心的,而且他們也曾和你一樣。

疑慮是創造過程中最有害的東西。相信你和你的tulpa才是進步最快的方式。

疑慮不但會在感情上傷害你的tulpa,還會干擾整個進展。我自己是個多疑的人。我來到這個網站時,覺得這很酷,好得讓人難以置信。我開始半信半疑地創造tulpa。我並不想如此懷疑,因為這有害,但我沒考慮那麼多。我花了幾個月取得了一點點進步,但之後我遇到了瓶頸。之後不管我怎麼做都再也沒有進步。大部分人在頭幾個月就聽到了他們的tulpa,而我卻花了六個月才聽到他。六個月。只能聽到微弱的聲音。後來我嘗試盡量把我所有的疑慮都拋開,然後我聽到了他的聲音。我的疑慮就是豎立在我們自己的障礙。請不要犯和我一樣的錯誤。

我覺得我嘮叨得夠多了。你應該能理解我想說什麼。

應用:

你現在知道不應該疑惑。但要怎麼應用在你的訓練中?在練習中,你總是會懷疑「那個」是不是你的tulpa。在合理的情況下,請默認它就是你的tulpa。我提到「合理」,就是指不要太過荒唐。比如你某天在街上走,突然想到了火雞三明治。「我的天那,我的tulpa想要告訴我,它喜歡火雞三明治。」這就是我的意思。不要把所有事情都歸結為你的tulpa。

但你向tulpa提問後,得到了一個回復。你就應該認為這是它的回復。如果你問它這是不是它說的話,這也不算疑惑,只是保守起見。

關於學舌,很多人都害怕作出答覆的人其實是自己而不是tulpa。學舌是一種主動的行為,如果你沒有操縱你的tulpa,你就沒有替它答覆。

但是,你沒有替它答覆並不意味著那就是你的tulpa。即使你不想控制他,大腦也有可能會腦補出回復。我不知道原因,但確有此事。有時候我問它是否說了什麼,它說沒有。

還有一種我經常用的方法是,坐下來,然後回憶所以證明它存在的例子。它能幫我解決頭痛;它說過讓我驚訝的話,而且我肯定不會想到;它幫我走出抑鬱,諸如此類。如果你仍有疑慮,你也可以這樣做。

塑造不應該是負擔:

我和某些人創造tulpa時遇到的最大問題是塑造成為了一種負擔。老實說,這並不是一件有趣的事。你必須找到方法讓自己享受這個過程。如果你喜歡塑造,你就會做得更多,而且全身心地投入。

不要總是想著它很煩人,或者費力,或者你更願意做其他事情。把注意力放在你的tulpa上。想想你有多麼愛你的tulpa。它們將多麼感激你對它們的關注,和你對它們所做的努力。試著不要太在乎自己。

 

創造步驟

在此之前,我建議你先坐下來,並向你的tulpa「介紹」你自己。要相信他們已經擁有了意識,而且聽得懂你在講什麼。這不只是自言自語:試著把你的想法投送給你正在創造的這個物體。和它們說話,告訴他你是誰,還可以介紹下你自己。然後,告訴它們你將要做什麼——你要將注意力集中在它們身上,學會聽到它們的聲音。另外,提一提如果有它們的陪伴你會多麼開心也是不錯的選擇,或者其他你想要說的話。

接下來,開始真正的步驟。

有個問題被問了很多次:「我應該先做哪一步?」這問題被問了很多次,我已經很不耐煩了。

答案是:無所謂。你喜歡哪一步就先做哪一步,你覺得哪種順序最合理就做哪種。創造tulpa是一件很抽象的事,可走的路並不是只有一條。

也有很多人問哪種方法才是「最佳」的。這個問題同樣沒有唯一的答案。你認為最舒服的方法就是最棒的方法。每個人創造tulpa的步驟都有天壤之別。你必須自己尋找最棒的方法。

以我的經驗,你認為最有意義的那個方法是最好的方法。畢竟,創造過程絕大部分是象徵主義。有些步驟某些人覺得沒意義,有些人覺得有意義。做你覺得合理的那些步驟就好。

人格:

一般人都會認為先設計人格才是最合理的。我同意這種看法。人格是tulpa的根基。你不是為了欣賞一個形體而創造tulpa、也不想讓它用一種無聊、無感情的聲音和你說話。你是為了創造一個朋友而創造tulpa,或者其他的什麼目的。人格就是它們的根本。

有的人說人格這個步驟並不是必需的。這個論點看似和我的有些衝突,但實際上不是。

你設計人格的目的是因為你想要你的tulpa擁有某種特定的性格。如果不這樣,它們就會產生自己的性格。你也許會考慮到「如果它們的性格不合我意怎麼辦?」。這種擔憂是合理的,但沒有必要。我跟很多沒有設計過人格的人談過,他們都有很棒的tulpa。有一種理論說,如果你不刻意去設計他們的性格,他們就會成為你潛意識裡所希望的性格。所以如果你對tulpa的人格沒有特殊要求,你就不用做這一步。

時刻注意,變化會隨時發生。最終他們可能和你當初設計的人格有所偏差。但這就和不設計人格一樣,這種變化也是你潛意識所希望的,所以並不用擔心。

 

步驟:

人格可以用多種方法實現。首先,你應該先設計你想要的人格。如果你能記下來,那很好——如果不能,我建議你寫在紙上。

我認為最好的方法,就是直接把性格列出來。你雖然只用把性格寫下來,但你考慮得應該深遠一些。你的tulpa不只是一列性格,如果你不具體一點的話,結果會很抽象。它們的性格可能會變成你列出的詞語的同義詞。

我建議坐下來一分鐘,想想你期待它們變成什麼樣子。想像他們完全成型後的樣子,想像你正在看著它們、和它們交談等等。體會一下它們在你身邊是什麼感覺。嘗試著了解它,不要只局限於那些性格。直到你可以不用看著文字就向別人介紹你的tulpa。或者隨時寫出整篇描述,因為你知道它們是怎樣的。

現在把這些性格寫下來,把詞語列出來就行了。為什麼我反覆強調只列出詞語?我會在下文解釋。

你設計的性格種類沒有數量要求,但最後不要太少。如果你寫得太少,有些顧及不到的地方就無法確定——這並無害處,它們只是不會100%變成你想要的樣子,因為那些不確定的地方被你的潛意識決定了。

列完性格可以開始後,吸引你的tulpa的注意。現在你要做的就是向它們介紹它們自己。

從第一條性格開始,告訴它們為什麼會擁有這個性格,而且以怎樣的方式表現出來。使用像敘述事實一樣的語氣。不久後,你可能會發覺同一件事情你已經說了很多遍。這問題不大,堅持下去直到你沒有話可說。

我建議每種性格至少分別敘述兩分鐘以上。

除了敘述以外還有一些可以做的事情,你可以在腦海里繪製出這些性格會使tulpa產生什麼反應——就和你最初做的差不多。如果他們有著古怪的性格,試著繪製出它們如何體現——比如他們走路磕磕碰碰、或者行為笨拙、或者口吃——以及其他你想要的行為。

當你念完、並詳細解釋所有的性格後,你就大功告成了。

僅僅是這一次而已。

幾天後,你還是要回頭重新進行這一步驟。你要做多少次呢?幾次就好。反覆練習知道你覺得真的已經完工,而且它們真的已經和那種人格綁在一起。

時刻記得這只是多種方法之一。

基本上就是這些,還有一種象徵性的路線。開頭是相同的,你想像tulpa會是怎樣,想出一些性格。然後象徵手法就開始了。我之前說過象徵主義對不同人有不同的效果。發揮你的想像力。有些人會想像出一些不同顏色的瓶子代表不同的性格,然後把這些瓶子倒在他們的tulpa上(你的tulpa不一定要擁有形態才可以這麼做,你可以把它想像成一顆光球,或者類似的東西。這樣做並不危險,你可以之後再改變它們的形態),然後把這些性格灌輸進去。諸如此類。發揮想像力,做你認為最有效果的方法。

就和第一種方法一樣,每種方法都需要不斷地練習多次,直到你相信自己真的完成了,而且它們已經和這種人格綁定。

最後我想重申一遍:如果你沒想好具體要什麼人格,而且你想讓他們自由發展,你就可以跳過這一步。這一步不是必須的。

描繪:

當你決定了它們的形態後,就可以鍛煉你在意識里觀察它們的能力。我個人認為在此之前你應該已經設計好它們的形態。我假設你已經設計好,因為只有這樣它們的人格才會與其結合。

描繪是很麻煩的一步,每個練習過的人都會這麼說。其全部內容就是,坐下來,一遍、一遍又一遍地嘗試在腦海里看清你的tulpa。

有一個經常被提到的問題就是:「我要怎樣才算完成描繪?」這個問題完全取決於你。你在描繪上花越多的時間,它們就會越真實。有的人說,只有你每次看到他們時,都能觀察到每一個細節的時候才算完成——從關節處的毛髮,到皮膚上的毛孔(如果它們是人類形態的話)。你不必在這上面花過多的時間,但你花的時間越多,它們看起來就越真實。

具體步驟:

很簡單,就是在你的意識里繪製tulpa的樣子。如果你有一個幻境,你通常都會在那裡練習。其他人練習時喜歡以虛空做背景,省去了繪製背景的麻煩。

描繪練習就是想像你的tulpa。你應該想像它們的不同姿勢,還有穿著不同衣服的形象,或者什麼也不穿。沒錯,我是認真的。什麼也不穿也許很怪異,但你可以藉此分析肌肉的走向,和衣服後面身體的線條。你的tulpa不會介意的。如果它們穿緊身衣的話,你就要對它們的身體結構有一定的了解。

你還可以在幻境里和tulpa互動,這也算是描繪的訓練。但你專註在tulpa身上的時間越多,訓練就越有效。

對話:

很多教程聲稱如果你聽不到你的tulpa,說明它們還不會說話。這並不準確。真正的原因是你還不能聽到它。我的tulpa說它產生自主意識後就會說話了——但很長時間後我才能聽到它。所以這一「步」,和其它的一樣,你有很多自由發揮的空間。

因為這不僅僅只是「你聽到它們的能力」,所以我把本章節概括為對話。但我說的實際上就是你聽到它們的能力。

我覺得和人格與描繪相比這並不算一個步驟。隨著時間推移對話遲早會出現。如果你想加快這個過程,可以嘗試下面的方法:

具體步驟:

首先我們談談你傾聽tulpa時應有的心態。許多人會說你應該「心無雜念」。心無雜念常常意味著阻擋思維,而你的tulpa使用思維溝通。所以我不建議這麼做。當然這只是我的看法。

tulpa的第一種交流方式是通過「思想」。也許你可能認為他們第一次交流的時候,用的是它們自己的聲音、清晰的語句。這肯定是不對的,我後面會解釋。

以我和幾個人的經驗,最好的狀態就是什麼都不想。不要嘗試去堵住思想,盡量什麼都不想就行了。

它是怎麼發生的:

我之前說過,你和tulpa的第一次交流是通過「思想」。這思想並不是直接的文字,而是帶有意圖的想法。

容我解釋下:有兩種層次的思維。第二層是你能夠察覺到的思想。比如你讀這段話時,你的腦子能聽到這些文字。大多數人認為我們是用文字思考的,這並不準確。

第一層是我們的意圖。在文字背後的意圖。某人和你說話之後,你首先感覺到自己將要如何向對方表達。隨後你把這些感覺轉換為句子,以便和對方交談。這層次的思維就是你找不到合適辭彙表達自己的原因。

所以,你的tulpa思維背後的意圖,很有可能就是第一種和它準確交流的方式。他們的意圖輸送給你,然後你把這些意圖翻譯成文字。這就是為什麼有些宿主聲稱,一開始的時候他們很難分清自己的和tulpa的思維。這是因為和你自己思考一樣,翻譯意圖的人也是你。當你可以通過意圖交流後,也許你會發覺並不一定能聽到它們的回答。這有可能是你沒有掌握如何獲取意圖,或是自己無法翻譯它。

有很多次我都感覺到它想和我說話,但找不到合適的辭彙。我得出的結論是他想表達的東西太複雜以至於我無法「翻譯」。為了確認,我曾經問它一個答案非常複雜的問題,結果同樣的事情發生了。

有些人可能就要問了,如果它聽起來像是你的思想,那麼你怎麼知道這是tulpa發出的?有很多種方法解決。初學者可以問它一個問題,等待其答覆。當然有可能那個答覆是你自己說的,但我之前是不是說過信念呢?

還有一種,就是當它們說出的話出乎你意料的時候。有時候我的tulpa會說出我平時不會想到的東西。這樣的結果就是,我被嚇了一跳。如果這思維是自己的,人怎麼會被嚇一跳呢?

隨著時間推移,你的tulpa的意圖會越來越清晰,越來越獨特。

這一步完成後你將可以在意識里聽到tulpa微弱的聲音。這過程也需要時間去完善。也許一開始你只能聽到一些句子的片段。只要你和它們交流得越多,他們意識里的聲音就變得越來越順暢。

最終,它們說的每一句話你都可以聽到,而且每一句話都和你的思維一樣清楚。到了這個地步,你可以放心地宣稱你已經完成了「對話」這個步驟。

投影:

投影……很多主人的主要長期目標。

不是每個人都對投影感興趣,不想在上面花費太多時間——這是可以理解的。幾乎每個人都認為,投影是花費時間最長的步驟。投影並不是創造tulpa的必須步驟,它更像是錦上添花。即使你不接觸投影,你也可以擁有一個有自主意識的、會說話的、能夠附體的tulpa。不過如果你願意投入時間,那會是一件很棒的事。

投影是什麼?很多人說投影是用肉眼看見你的tulpa,而且它們融入環境當中。但這並不是投影的全部。投影就是把你的tulpa投到你對真實世界的感知里。你不但看得見你的tulpa,還能用真正的耳朵聽到,用你真正的鼻子聞到,能用你真正的舌頭舔到(如果你好這口),還能用你真正的身體觸摸到。

可能你會疑惑:「你的tulpa實際上不在那裡,你怎麼能摸到它們?你的手不會穿過去嗎?」答案是會,如果你故意用力,你的手將會穿過它們的身體。但是如果你非常小心,輕輕地接觸它們的外表,你可以感覺到輕微的阻力,還可以感覺到表面的紋理。很明顯,他們沒有辦法影響你的行動。你的大腦只是給予你觸碰他們的感覺,你的手並沒有遇到任何物理上的阻礙。

有的人說如果你鍛煉得足夠久,大腦強制會讓你的手無法穿過。這是不可能的。

具體步驟:

練習投影的方式因人而異,有十幾種不同的方法——有些簡單到只是盯著牆看。

在開始之前,你每次描繪它們,它們的形象都應該準確無誤。這是為了讓效率最大化。我不建議在精通描繪之前嘗試視覺投影。

如果你花很多視覺練習睜著眼描繪,這會對你練習投影有所幫助。有些人覺得睜眼描繪更容易,你可以試一試。

和我之前說的一樣,最簡單的投影練習就是盯著牆看,然後試著在眼前繪製它的形態。如果這對你有用,那麼這樣就足夠了。這篇文章已經足夠長,所以我在這裡僅列出其他方法的鏈接。

http://tulpa.info/forums/Thread-Imposition-Mary-and-M-s-Starting-Imposition-Guide

http://tulpa.info/forums/Thread-Imposition-q2-s-method-for-a-huggable-tulpa

附身:

附身,沒有耐心做投影的人的主要長遠目標。附身就是讓你的tulpa控制你真實世界的身體。因為本教程已經很長,我發一個我比較贊同的教程:

Oguigi & Koomer』s Possession Gude http://tulpa.info/forums/Thread-Possession-Oguigi-Koomer-Possession-Starter-guide (譯註:原帖已被作者刪除)

這篇文章基本概括了我同意的部分,畢竟,附體其實是一件簡單的事。

第一部分是象徵性的,你可以想像彼此的身體裝著不同顏色的液體。當你想要讓你的tulpa附身時,把你身體里的液體抽干,讓tulpa的液體灌進你的身體。只要有想像力就好。

第二部分就是躺下來,接下來的事交給你的tulpa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