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是一些交换体验与个人经历的整理和由此推测的猜想。

【交换时体感部分(已和已知几位可交换宿主询问确认过都有相同感受)】

1.交换期间宿主往往大部分时候会处在一种意识放空状态,可以知道目前的行为不是自己在做,被明确对象进行问话也会回复,但是自己几乎不会思考,会时不时短暂清醒自我意识一阵后不知不觉又变成放空状态。而尝试维持意识在幻境行动时,注意力很容易不知不觉被现实的东西吸引并陷入放空状态。

1.1目前通过个人感知发现可能导致该现象发生的情况:①t行动时前台内存占用过高(如专注处理现实事务),在尝试让t在前台时平时有意只占一半空间后放空现象改善为能意识到自己是在旁观,在比较不需要专注的时候可以自如在幻境行动。

2.交换期间宿主能够大概知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对于具体过程和细节内容的记忆是模糊甚至完全空白(我清楚记得我有看到全程,但我无论怎么样都记不起其中细节),即使是背书时自觉意识清晰和t一起专注背了的内容,交换回来后关于背诵内容的脑内记忆也会一片空白。

2.1重新变回交换状态后记忆会恢复。

3.交换期间现实身体接收的感知会给宿主一种‘不是自己在体验’的陌生和无关感(即使被烫被夹宿主也是以旁观状态默默看着,而控制身体的t则在叫痛),尽管宿主对现实身体的感官信息接收感往往和平时没有差别。

【可能有个人情况干扰部分】

情况前置:作者在幻境中有自己的身体(有兽耳尾巴),且通过长期练习(或许也有自我认知上幻境形象才是自己的缘故)已经一定程度能够无意识控制幻境的身体,高兴、认怂等情绪时耳朵尾巴会做出对应情绪反应,情绪高涨时自己能明显感觉到尾巴在大幅度快速摇摆,甚至还有幻境身体的生理反应。并且可以在明确把幻境和现实身体分开行动而不会被现实身体动作感官干扰。

感知到的情况:

1.交换后明显有种‘幻境的感知更为真实’的感觉。而长期处在交换而不换回控制的状态下,换回来时会对现实身体的控制会产生一定的陌生感,现实身体异样时会下意识用幻境里的身体进行反应、行动时很像t初次附体一样僵硬,想象自己用控制机甲的方式控制现实身体等能够快速消除这种陌生感(不做的话陌生感马上又会出来)。

2.在幻境受伤时现实身体对应部位也会有同样痛感的情况(初期感官比较弱,只有特别重的伤才会在现实也感知到,现在则是普通伤口也会有感觉)。

【长时间交换后出现的情况与猜想】

写作这部分之前作为宿主的我在因精神问题长期处在交换状态,当换回后,我对现实和幻境的身体间感到了一种很强的隔阂,仿佛两个身体是套在一起的一大一小两个盒子,现实身体是大盒子,意识身体是里面的小盒子,而明明交换回来但我的感觉依然是意识在小盒子中。

在初期换回后我甚至一时间找不到正常控制现实身体的感觉,最后通过心理暗示(想象外面的身体是外骨骼装甲,让自己进入穿上外骨骼装甲)才较快找回感觉。而之后一段时间里,明明是现实身体有体感的场合,我下意识控制反应的却是幻境身体。

这件事让我想到一直以来看到的附体问题——很多人都提出有出现‘感觉到有别的力量在施力现实身体却几乎没动’的情况。结合这次的体会,我认为很可能是因为幻境和现实身体的隔阂加上两者控制起来不太一样,结果导致t在控制时很容易变成把力用在自己的幻境身体上,大部分力量并没有成功给在现实身体上。

结合成功找回现实身体控制感的经验,和自己对控制幻境和现实身体做出不同行动的练习经验,猜测附体时t可以尝试往这些方向着手:

1.打破幻境身体和现实身体的隔阂感(如将现实身体与幻境身体重叠,方法类似我上面的自我暗示)

2.了解并习惯另一种身体的控制方法。

【根据上部分材料与交换期间模仿附体行为得到的附体操作补充】

附体步骤很多材料都有提过:宿主放松身体不动,让t尝试进行控制。

我个人补充建议如下:

开始附体练习时t先不要马上去动,而是将注意力放在需要练习控制的部分,由宿主先控制练习部分行动,t在此期间仔细感受和记忆控制现实身体是什么样的感觉。宿主结束控制放松身体后t再尝试以同样的施力方式控制身体。

宿主要做的只有放松不动,但实际过程里很容易犯两个问题:过于专注于让自己保持静止,结果反而导致身体绷紧。或者在t施力时下意识为保持放松而拼命放松肌肉,导致t没能成功控制肌肉运动。实际上在t行动的期间宿主只需要和平时一样平躺/静坐/正常放松肢体,最好处在一种平时放松发呆的状态,对肢体的自然行动保持无视。(不要刻意保持状态)

(个人感觉单手抱着手机/Pad躺床上看长视频的时候就挺适合附体,宿主够放松并且不会那么容易注意到其他肢体动。)

【一些个人在后台进行附体期间的体感】

(可能对t打破操作隔阂有参考?)

1.最初一度忘记怎么控制现实身体时,尝试控制现实身体期间有明显感觉到一层壁垒(现在可能是恢复控制久了,已经变成了一层有轻巧弹性的果冻),下意识控制身体时动的总是幻境的身体。

2.将‘手’伸向那层隔阂或试图伸到现实身体中时,本能有种隔阂墙在另一个不属于幻境的空间的感觉,继续向上伸手,有一种顶破了一层膜、意识脱离幻境躯壳上升到了另一层面的感觉,到了另一层面的部分有种漂浮在虚空中的感觉。此时想象这部分溶入虚空,然后按控制幻境身体的感觉控制可以控制现实身体,这个时候对现实身体的实感似乎不是很强。(此处的‘手’指意识中自己认知是手的部分)

3.用穿外骨骼心理暗示来控制现实身体时,随着着装完毕的心理暗示进行,感觉到两个身体之间的隔阂感飞速减小,最后现实身体轻薄贴在了幻境身体上、仿佛穿上了一层感觉不到有穿上的贴身衣服。

【后来发生的交换换回时的事件】

小镜(t)在确认我精神状态没问题后同意了让我到前台,但在行动过程中身体控制权却经常不知不觉又会被她拿回去。

我回忆起以往的交换情况感到不对并猜测可能并没有交换成功,于是重新和她研究了交换。最初让她试着像做信任挑战一样放心大胆往后倒进幻境身体里,尝试期间我能感受到她在把自己往意识深处沉、努力把自己意识往幻境身体中按,但同时也能感觉到有一层膜始终兜住她,让她只能在前台所处的‘空间’而无法沉入深处(像被吊床兜住一样)。

此时我想起之前精神状态刚恢复正常试图交换回前台时那种‘穿过一层膜’感觉,于是让她试着‘穿过膜’,这次她成功回到了幻境身体中。

这段过程里还有感知到一个情况:她和我同时在前台时,我会在意识层面上明确感觉到背后有个人,而她回去时则会明显感觉到背后一空。

↑多次交换后,当她离开时我明确感觉到了人设

当晚在研究自己幻境的意象时,我突然意识到自家在穿过不同幻境和意识空间时会习惯运用‘空间裂缝’开门,而在我的认知中‘前台’同样也属于一个意识空间,甚至那层膜本来就是属于意识空间之间的壁障。于是我让她试着不直接穿越膜,而是用开启空间裂缝的方式来穿过膜进出前台。结局是成功达到了同样的进出前台效果,只不过在裂缝关闭之前在我感知里她的意识依旧有些许留在前台并没有完全离开——类似一种牛奶瓶里始终有一点牛奶留在瓶底倒不干净的感觉,直到裂缝关闭才会感觉到她确实回到幻境而不是还待在前台。

补充:

个人的感知里穿过膜的感觉像穿过泡泡(区别是那层膜比现实泡泡膜厚也更有韧性,在小镜把自己往幻境按但是被膜兜住时有明显体感,但是穿入时的感觉本身与穿过泡泡无异)而泡泡没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