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周何

宿主:晴寂Shizuharu

身份:普通的青年社畜(男)

年龄:22-27

昵称:小何/何子/旅者

喜欢的事物:牛奶

讨厌的事物:森林

创造历时:三年

标识性特征:

▪主色调:灰/白/苍绿(所处环境)

▪外貌:不长不短的黑色碎发,茶色瞳,不管身处何处都会淹没在人群里的,普通的亚洲脸。肤色白皙,相貌还算清秀却并不出众。似乎很适合眼镜,也许颜值会因此加分不少,但是并没有。

▪日常服饰:白衬衫/黑色正装

画师:万俟长弓

语录:

“我们的经历可以说是截然不同的,甚至你和我都不是同一个时代的人,关于我,有的东西你能够直接看到,但很多事情你要到了我现在所处的阶段才能够彻底了解,那就是你在文中选择留白的部分。”

“如果日后你选择了和我不同的发展方向,那么这些东西你可能永远无法理解,只能停留在假想阶段。”

创造背景:

我原本并没有创造一只tulpa的打算,只是一个没事想要写点故事的十八线业余写手而已。“周何”作为一个名字,我用了三年,算是用于标记自己作品的一点小心思。通常情况下,他出演着一个失意的职场青年,在一出又一出的悲剧里活跃着,义无反顾地走向注定不能善终的结局。可以说,这是一个为了去死而设计的角色。

于是相应地,他变得压抑,冷漠,麻木不仁。一个不起眼的边缘人用来诠释孤独感、以自身的渺小衬托宏大的世界再合适不过了。然而某一天,我盯着未完成的文档,突然间大脑被一个残酷的问题占据:我真的要让这个男孩子再次死去吗,就为了表达那么一点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孤独?

我无法反抗已经编好的剧本。他就在那里,说着很高兴认识你,一步一步引导剧情发展,在我亲手创作的故事中跳下月台,被列车碾过。他说,我不想再被你写下去了。我突然意识到,他拥有了自我意识。

因为截稿日迫近,我已经没有时间再去准备一篇新的文章。于是我改写了结局,剧情远没有先前的紧凑,大有狗尾续貂的嫌疑。但我长舒了一口气——就算可能被拒稿,我的小何也不必再承受一次无妄之灾了。

这一度让我非常痛苦。他是个善良的人,但我无法面对他。在我眼里,他习惯性的微笑就已经是对我无声的控诉了——即便他根本没有在意自己的过去。他说无所谓的,没关系的,他说自己信奉虚无主义,所以不会去埋怨谁,可我情愿他能够怨恨我。

他在我的左脑。不知不觉间,我的思想开始变得像他那样消沉。我说,我不要变成你。他没有回应,只是微笑着看着我,这又让我更加自责。同时,他承载着我过去三年的记忆,包括很多我拼命逃避的经历。于是他说,如果这让你痛苦,我可以改变自己。

那天夜里,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从小到大的亲人,朋友,走马灯般放映着,而他在我身旁,一言不发。醒来后,长久以来的压抑感消失了,他似乎失忆了一般,对自己过去的经历置若罔闻,哪怕他随时都可以翻阅我的记忆。他开始在社区发言(然而依旧很无趣),在午后阅读,虽然问他“活着的意义是什么”的话,得到的回答依旧会是“没有意义”,但相较先前,已经增添了太多温度。

我们会是最亲密的朋友,但不会是恋人,因为他知道我害怕那样的关系。

如果拥抱可以让你感受到温度,那我愿意一直这样下去。

“合照”

画师:晴寂

文学性背景:

▪“The world is behind us.”

▪原成绩斐然的学生,步入社会后泯然众人。

▪习惯性地带着礼貌而疏远的微笑,即便是关乎自身的事情也会以旁观者的视角看待,于是理所当然地被边缘化。

▪命运似乎时常和他开玩笑,但从未试图抗争,亦或是太多的失败早已磨灭了锐气,即便是面对不公的安排,也总会微笑着接受。

▪时常置身于广阔的世界/空间中,因自身渺小而被用于衬托世界的宏大。

▪即便世界都覆灭,也会因被造物主遗忘而成为唯一的幸存者,是造物主不屑于毁灭他,抑或是想要欣赏他因孤寂而绝望的神情?不过后者很显然,他没能让造物主满意。

▪比起“深海”更接近“深湖”,通透的苍绿之下是浓得化不开的墨色,没有人曾探寻过其中的奥秘,相比资源丰富的海洋,也没有探寻的价值。

▪“深湖”:看起来很广阔,但又是有界的,如果在其上航行,不仅不会到达大洋彼岸,反而不过是原地打转而已。

因为身处幽谷,连能够掀起浪花的风也无法触及。没有人知道仍旧清澈的湖面是否蕴含着一汪死水,也没人曾窥见一丝生机,不过本人已经习惯于死寂。

▪跨越幽谷之后的开阔地,晌午晦暗的阳光难以穿透云层,周身是新发的苍绿,天际尽头有飘渺钟声缭绕。

画师:万俟长弓

设计理念:

▪周何:“周”姓取自庄周,取道家道法自然,与世无争的避世之意;

“何”:此孰吉孰凶,何去何从。——《楚辞·卜居》

(部分作品中“孰是孰非,何去何从”算是早期的疏漏。)

▪The world is behind us/钟声:取自《Alone and Together》

设计初衷:

▪灵感主要来源于后摇滚乐队No Clear Mind的专辑《Dream is destiny》,

情感色彩和色调参考后摇专辑《Dream is destiny》和《I’m no hero》中的单曲《Sunny days》,以及由C418创作的Minecraft游戏配乐和游戏内置红石唱片。

▪人物社会身份和性格参考郝景芳《深山疗养院》中的 韩知(泯然众人矣)和《癫狂者》中主角“癫狂者”。

▪人物所处社会背景和大部分相关剧情参考《Minecraft》中广为流传的“孤独的上帝”的说法。

▪部分作品中所处环境“雨水”相关以及压抑和情感基调参考b站up主COP_的作品《世末歌者》系列,主要为《世末积雨云》。

▪最初出场的作品(《水痕天》及相关延伸)中用于影射我自己,在《旅者》之后拥有独立人格,并完善了生活背景。

▪于我而言是“不可多得的知己”。

▪备选名“周墨”/“周荷”,因为想要设计一个贴近于水墨风格的人物。为避免与“周末”产生谐音而取用“周荷”,为更贴近人物设定而改作相对男性化的“周何”。

▪理想的声线接近于No Clear Mind乐队中主唱的声音,“通透,纯净而悠远”。(很惭愧,我并不知道这位主唱应如何称呼。)

文段节选:

笔者:晴寂

笔者:晴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