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Tulpa』s Complete DIY Guide to Tulpamancy the Third! (V3.4)]項目的翻譯節選,對應787-931行

  • 如果你想幫助翻譯剩餘的部分,請至:翻譯計劃

譯者:匿名

4. 人格

給Tulpa增加缺點,就好比為了表現個性,買輛新車然後故意剮蹭。
——Vampire

設定人格是創造Tulpa的第一步。我將在本章里向大家介紹如何引導Tulpa形成自己的思想。

本章會比較費解:
你可能會覺得本章中介紹的創造Tulpa過程的第一步會比較費解,因為整個人格灌輸這一步都是可以略過的。如果你決定跳過人格灌輸,那你必須很好地掌握上一章里介紹的各種心態相關的內容。

無論是否進行人格灌輸,你都需要引導Tulpa思想的形成,只不過人格灌輸是最自然的方法而已。不管用什麼方法,唯一不變的是你需要為你的Tulpa賦予形象,讓你能夠感受到Ta。這裡指的並不是外貌形象,而是一種你可以感知的形象,感知到他們在聆聽你、在思考,感知到他們是有人格和靈魂的。無論你用何種灌輸方法,在Tulpa學會開口說話之前,為他們賦予形象都是必不可少的環節,而且對整個灌輸過程都有幫助。

另外,更麻煩的一點是,如果你的Tulpa已經通過某些途徑獲得了人格,那你就需要避免人格灌輸這一過程,原因會在後邊改進角色中提到。

在我們開始之前,需要回顧一下最基礎的知識點,
什麼是Tulpa?
(1)   Tulpa是你頭腦中的另一個人物
(2)   你的目的是創造一個Tulpa

就這兩點,你需要把它們記牢了。

4.1. 問候你的Tulpa
要是願意,在你開始創造Tulpa之前,你可以先問候一下自己的Tulpa。這一步非常簡單明了,跟他們問好,向他們介紹一下他們自己的情況,說以後你跟他們就是夥伴了,大家要一起努力。告訴他們你非常地愛他們,迫不及待想要跟他們交談。準備一篇簡短的演講稿也是可以的。

不過,你可能會問,如果還沒創造Tulpa,怎麼能問候們呢?難道不應該以後再問候嗎?當然不是,這叫「引導」。你需要通過自我暗示才能引導他們形成。所以一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邏輯悖論是避免不了的。正因為你知道自己沒有Tulpa,所以才需要問候他們。反過來,如果你覺得自己已經有了Tulpa,那就可以省略這一步。

4.2. 設定人格
這一步不是必須的。你可以花很多時間來設定,也可能不需要設定。不過,我們先假設各位讀者想要設定人格。

第一步,儘可能多地羅列各種人格特徵。不要把負面人格寫進去,每種正面人格都有不好的一面,好壞只是視情況而定的。為這個將會終生陪伴你、陪你聊天的Tulpa挑選你最喜歡的人格特徵。

注意,曾經有人給自己的Tulpa賦予了「傲嬌」這一人格,結果整天被Tulpa虐待。在為Tulpa挑選人格的時候,先動腦子想一想,別去選那些只能在小說里見到的YY性格。

另外,每個人的性格都是複雜的,不可能只有一種性格。因此:

幾種Tulpa的人格類型:
學術型。有人說大徹大悟是一種超然於人格的狀態,這種說法還是有一定的道理。如果說有一種信仰是將求是做到極致,那麼不斷追求真理的人就會慢慢皈依這一信仰。當人達到這個境界,行為亦完全出於信仰。

享樂型。某種程度上,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一點這樣的性格。如果你希望你的同伴能夠跟你一樣對美食或者房事著迷,那這一條可以好好考慮。

體貼型。不管是什麼性格的Tulpa,會同情別人、體貼別人都是很重要的,你不會希望有一個只會索取不懂奉獻的Tulpa煩你一輩子。不過,好心腸也得有個限度,否則,沒準哪天等你一覺醒來,Tulpa把你一生積蓄都捐出去了。(誇張說法)

果斷型。最大的好處就是這個Tulpa能幫你做作業。一個行事果斷的Tulpa更有自制力,但也更難在爭論中說服他們。

幽默型。這類Tulpa也很常見。我聽說人人都喜歡和幽默的人約會,不過沒人喜歡跟沒個正經樣的伴侶一起過日子。

自戀型。非常喜歡自己,但是害怕別人說三道四的類型,一般會比較害羞、焦慮,尤其看重自己的相貌。(不確定這裡appearance指相貌還是出現在其他人面前)

除開這些基本的類型,你還有許多其他人格特徵可以考慮,比如「創意型」、「反叛型」、「執著型」、「精力旺盛型」、「浪漫型」等等。

分析:
下一步是逐條分析我們剛才挑選出來的人格特徵,並理解它們的意義。我們需要理解的並非是這些特徵的普遍性意義,而是對我們新Tulpa的意義。然後,根據重要程度對每種人格特徵排序,因為特徵越重要,就越需要我們去詳細了解。排在後邊的特徵就可以不用花太多心思。

你現在應該在腦海里為你的新Tulpa構建一個形象了。這裡指的並非外貌形象,而是人格形象。通過觀察我們的Tulpa如何表現出這些人格特徵,就可以進一步強化和豐富這一形象。

– 這一人格特徵會賦予我們的Tulpa什麼樣的信念?我們的Tulpa會認可這一人格特徵?這一特徵又能讓我們的Tulpa去接受和相信哪些東西?

– 這一人格特徵會賦予我們的Tulpa什麼樣的情感?為了更好地了解這一點,你需要為設想許多不同的情景,然後看看具有該特徵的Tulpa內心活動會是什麼樣子。

– 這一人格特徵會賦予我們的Tulpa什麼樣的作風?重新回到剛才的那些情景中去,看看具有該特徵的Tulpa會作何表現。他們的臉上會是什麼表情,他們又會如何思考?

– 這一人格特徵會賦予我們的Tulpa什麼樣的喜惡?舉個簡單地例子,幽默型的Tulpa喜歡為大家帶去笑聲。

– 最後,看看這一人格特徵與你選出的其他人格特徵會有怎樣的相互作用。它們會不會相互矛盾?出現矛盾後,哪種特徵又會佔據上風?會不會有某種特徵是由另一種特徵誘導產生的?

你可能需要把這些分析的內容全都寫下來。

4.3.  人格灌輸
和上一步一樣,這個步驟不是必須的。你可以不斷重複這一步(直到它們開始回答你的話),或者簡單地過一次就行。

在我們開始之前,你最好為你的Tulpa設定一個視覺形象(參見第五章)。首先,坐在自己Tulpa的對面,然後開始跟他們講話。跟他們講講他們自己的信息,把你選出來的所有人格特徵一條一條地告訴他們。如果你挑選的特徵不多,那就多重複幾次。

把他們會做的事、心中會感受到的情感、頭腦中會思考的想法都告訴他們。

在進行人格灌輸的時候,很重要的一點是,你需要儘可能地想像是在跟Tulpa講話,而非自言自語。這樣有助於幫助你意識到自己Tulpa的存在。我們會在之後的章節進一步介紹。

靜坐練習:
這是主動練習中最重要的方式,與之對應的是本章稍後會介紹的被動練習。靜坐練習的大致步驟會在4、5、6三章里分別介紹。

(1) 挑一個不會被打擾的時間,找一個安靜的環境,比如夜深人靜時自己的房間。
(2) 首先進行熱身放鬆練習,比如上一章提到的「集中」。
(3) 在你的幻境中構築一個空間,例如一間屋裡。
(4) 想像你的Tulpa就坐在你的對面。
(5) 跟他們交談。
(6) 去觀察他們、感覺他們。如果他們想做什麼,就隨便他們去做。

從這一步開始,靜坐練習才真正開始可以派上用場。

可能會有幫助的一些建議:聽放鬆的音樂;聽安靜的白、紅或粉紅雜訊;聽雨聲;或者聽某些Tulpa術士很愛聽的立體聲鼓點;在睡覺前進行練習,盡量在練習過程中進入夢境;在午休或乘公交的時候進行快速練習;一邊練習,一邊在幻境中散步,或者是擺弄傢具;向你的Tulpa提問,不過前提是你不介意他們不會回答你;在黑暗中練習。

象徵性浸泡儀式:
厭倦談話了?那就來試試這種頗有隱喻意味的方法吧。想像一個大罐子,裡邊裝滿了代表某種人格特徵的藥水。把你的的Tulpa放進罐子里浸泡,或者把藥水倒在他們身上。

除此之外,還有許多其他的象徵化方法將你的Tulpa和人格特徵聯繫起來。為了讓這些方法有效,你必須相信這些方法里涉及的事情是真實發生的,而且是有意義的。為了讓象徵化的方法效果更好,你可以為自己的Tulpa輸送能量。如果你覺得任何象徵化的方法都沒用,哪怕你自己自創的也不行,那就跳過這一步。

先自欺欺人,直到成功:
另一種灌輸人格的方法,這種方法也叫鸚鵡學舌法。和普通方法一樣,先想像出自己的Tulpa,並跟他們講話。唯一不同的是,如果它們沒有反應,那我們需要進一步深入。我們走進自己Tulpa的思維,回想一下它們的人格和它們的情感,然後進一步去想像和感覺他們應該怎麼反應。

這樣他們肯定會有反應,在我們想像中看到他們的反應。

這麼做可能會有幾個風險。第一,許多Tulpa術士都提到,當他們的Tulpa第一次突破隔閡開始講話的時候,會有種非常異樣的感覺。因為   Tulpa術本身就是一種強烈的期望,所以這種異樣的感覺很可能是由期望成真所引起的。但如果你採用了自欺欺人的方法,那麼你就不會明確地意識到這一時刻的到來,因為你的Tulpa只會逐漸從鸚鵡學舌式的回答演變為真正的回應。

第二,這種方法本身是用來創造虛構角色,或者傳統意義上的幻想朋友的。這個過程能夠帶給你許多快樂,但它並不是Tulpa。你也可以將一個角色轉化為Tulpa,而且這也是一條比較容易成功的途徑。

通過這種方法創造的Tulpa可能在非常早期就會跟主人講話和互動。但是,通過這種方法創造的Tulpa會比較容易贊成主人的觀點,因此你就需要更多地進行分離練習。只通過很少的鸚鵡學舌就完全掌握兩個世界是可能的,很多Tulpa術士都試過。

但如果這樣的話,你需要在之後克服一些額外的問題。最主要的問題是,這一方法並不會產生記憶分離,或者說無法讓你和Tulpa之間保持自己的秘密。沒有記憶分離,就更難培養出多線思考的能力,更難區分你和他們想法和行為,更難測試他們是否有知覺。

導致這些問題最可能的原因是這一方法是要以你自己為中心創造一個Tulpa,你就是驅動這一Tulpa的核心。而其他的方法則鼓勵構建一個新的核心,並且不去干預它會做什麼。

記憶分離可以通過訓練獲得嗎?沒人能回答這一問題。有許多Tulpa從未表現出分離記憶的本領。

碎片植入:
這種人格灌輸的方法比較另類,因為這類Tulpa可能已經具有了一定的多元性,比如不同的人格狀態。在這種方法中,你主要需要做的就是截取自己的一個方面,例如憤怒、恐懼這樣的情感;寫作或者繪畫這樣的特長;某種場合下的你自己,例如喜歡爭論或者刻苦鑽研的自己;內心的聲音,例如你的良知或質疑。然後將這一個方面的自己不再當做自己,而是將它視為一個獨立的人。

然後,再通過一般的練習方法,圍繞這個獨立的人來創造出一個Tulpa,而你自己的碎片,則會成為Tulpa最初的人格。他們會成長和改變,就和其他Tulpa一樣。

創造這樣的Tulpa還可能具有一定的心理學治療功效。比如,你受過某種創傷,然後可以將自己的這個部分抽取出來,然後想像自己沒有受過這樣的創傷,並安慰抽取出來的那個自己,向他們道歉,想辦法化解創傷。結果因人而異。

跳過人格灌輸:
其實你是跳不過人格灌輸的,但是你可以把它交給你的潛意識去完成。這樣做的一個目的就是把塑造人格的主動權某種程度上交給你的Tulpa。

這麼做有效嗎?可能吧。需要記住的是,尚未形成意識、人格單一的Tulpa雛形並不一定知道自己希望和想要的是什麼。所以這種方法塑造出來的人格可能是你潛意識中喜好的某些性格的集合體。

而且,哪怕你選擇這種方法,你還是必須去想你的Tulpa、在腦海中描繪他們的形象、感受他們的存在、將它們視為有想法和觀點的存在。不進行人格灌輸的話,你可能會很難走進他們的思想,去構築他們的想法。

這種方法一定程度上削弱了你對塑造Tulpa這一過程的控制力。要是幸運,你的意識會本能地完成創造Tulpa的工作。否則,創造Tulpa的進度就會被減緩。

4.4. 人格灌輸之後
什麼時候就能結束人格灌輸了呢?你覺得合適的時候就行了,最遲也不能超過你的Tulpa開始真正地對你產生回應的那一刻。要是你的Tulpa已經產生了意識,就不可以進行任何形式的人格灌輸。

然後呢?普通的練習。如果你還沒這樣做過,請跳到第五章,學習如何構建Tulpa的外形。另外,還可以進行對話。

對話:
對話非常簡單,就是跟你的Tulpa交談。也許進過了人格灌輸,你已經養成了跟Tulpa對話的習慣。非常好!繼續做吧。

對話很像是自言自語,但別以為是在對著牆壁說話。你是講話人,你需要關注自己的聽眾。他們也許不會講話,但你必須時刻關注他們是否聽懂、是否在聽,看看自己是否需要換一種方法解釋。

如何挑選話題是個很有難度的問題。每個人都喜歡聽跟自己有關的事,所以你可以跟你的Tulpa聊他們的事,直到無話可聊。你也可以跟他們聊聊你自己的事,比如你的生活、你練習創造Tulpa、你的工作或者學習。你也可以試試點一下維基百科上的隨機條目,我可以向你保證,每個條目都有值得聊的地方。

你還可以為你的Tulpa讀書,需要注意的是,不要在讀的時候忘記了你自己的Tulpa。比如你讀了10分鐘,你發現自己被故事吸引而忘記了Tulpa,那你就得重新調整自己的注意力。有一個好辦法就是,你可以想像自己的Tulpa在書中的世界看著你。如果你讀的故事中有一個很具有感染力的世界,那這也是一個鍛煉具象化(視覺想像力)的好機會。儘力去想像書中的景色和人物的外貌。

不用擔心你的Tulpa會感到無聊。一個沒有意識的Tulpa是不會感到無聊的。更重要的是,你是想煩死一個有意識的Tulpa,還是無聊死一個可能有意識的Tulpa?

你可以把對Tulpa的話說出來,也可以在心裡默念。二者結合可能效果最好,但我個人還是推薦在心中默念,因為要是你的Tulpa會對你做出回應,他們也會使用默念的方法。交替使用這兩種方法,直到你感覺在心中默念不像是在自言自語,而是像在和別人交談。如果你覺得無法聽到自己的想法,請參見第六章。

被動練習:
介紹完人格灌輸,下一步就該介紹被動練習了。對話是一種即可主動亦可被動的練習方式。雖然被動練習在進行投影的時候效果最明顯,但在創造Tulpa的初期,也需要每天進行大量的被動練習,至少抽出兩個小時在做其他事的同時進行被動練習。

被動練習和靜坐練習截然不同,這種練習需要你在走路、做其他事或者進行其他練習的同時進行對話。你可以將被動練習視作介於主動練習和單純想著你的Tulpa之間的一種練習方式。長時間只想著你的Tulpa對創造Tulpa來說是件好事,這能激發你的大腦去創造Tulpa。但被動練習則是一種更需要你全身心投入的一種練習。

記住,要是你不去想像Tulpa跟自己在一起,就不是被動練習。你可以將被動練習看做是一邊做菜或是打掃清潔,一邊跟屋裡其他人聊天。你並不需要非得感覺他們真的在你身邊,不過能有這種感覺當然是最好,但你必須想像他們是在屋裡聽你說話。

4.5. 熟悉思維模式
我們的話題先回到思維模式的上來。有一種看待事物的方法對培養我們的Tulpa尤為重要,這種方法就是誘導無意識的創造性思維。

目的性思維和下意識思維:
我們可以通過學習和了解二分法,或者叫做事的不同途徑來熟悉這兩點。我們可以很有目的性地去做,也可以非常無意識地去做。請熟悉這兩種做事的方法。

之前的章節中已經提到了「正念」,這是意識到目的本質的好方法。

下意識思維,在很多地方跟目的性思維截然相反,需要鍛煉自己快速反應的能力,或者屏蔽大腦的判斷力。這種思維很好地例子就是武術和賽車。

另一個下意識思維的例子就是自由寫作。這一練習的目的是強迫自己放下判斷力,信馬由韁地去寫作,而且無論如何也不要停下。最後,如果你能一直這麼寫下去,你會感覺自己像是進入了恍惚的狀態,彷彿你已經不是文章的作者,文章是在憑自己的意願繼續往下寫。

當然還有類似的藝術訓練,只是寫作是最簡單的一種,而且可以跟朋友一同練習。

想像與現實:
讓我先暫停一分鐘,吐槽一下Tulpa是假想的這一概念。沒錯,他們是想像出來的,是想像出來的朋友。但我還是要向你們揮起我假想的拳頭,你們這些假想出來的獨裁者!

繼續,想像力是練習tulpa的關鍵之一。想像一下大腦裡面,你的腦子裡面充滿了神經元還有信號在裡頭流動。但這不重要,你是怎麼相信你的腦子裡面的呢?這也許就能夠學習和呈現出一些簡單的技能了。但你該怎麼想像一個大腦沒有什麼變化產生一個新的自主呢

所以,我們需要讓我們的腦子充分活動起來,寫作也許是個好點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