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教程地址:https://community.tulpa.info/thread-general-kiahdaj-s-absolute-guide-to-tulpas

译者:goodman3

本篇从各角度介绍了Tulpa的概念与最基础的教程,推荐初学者阅读。

简介

 

我首先要警告你,本文非常冗长。但对于想要了解tulpa及其创造方法的人来说,我还是建议你读完整篇文章。本教程适合:什么都不懂的初学者,或是懂得tulpa大致概念的人,或是那些已经开始创造tulpa但遇到困难的人。本教程将试着尽可能完善——创造tulpa中遇到的每一个问题都会在这里讨论。下文将介绍很多概念,还有整个过程,以及你在练习中应有的心态。

 

有一些正在创造tulpa的人可能并不想阅读本教程,他们可能觉得自己已经了解tulpa的创造方法。但是,我了解到有些人了解得并不全面,否则论坛里不会总是出现那些被问了一百次的问题。如果只是一知半解,我建议你阅读这篇文章。

 

尽管我尽力想要完善这篇文章,但本文并不是“你唯一需要阅读的教程”。不只是因为其他教程也有很多合理之处,他们使用的方法也和我的方法一样有效。如果我详细把所有可能对你有用的方法都列出来,那么本文可能会变得无限长。我不列出来的原因就是因为方法不只有一个,你可以用任何方法去实现它。我这里所介绍的方法并不是必须的。你应该深思熟虑后自己决定。除此之外,本教程将给你介绍整个过程,和tulpa们本身。

 

最后,有些话对初学者说。我建议你们读完整篇文章后再开始练习。因为这里的内容都是相互联系的,虽然有些创造tulpa的步骤在前期不用考虑,但仍然有学习的必要。

 

 

(注:有时候我会用“他”来代指你的tulpa。因为我的tulpa是男性,而且我已经养成了习惯。)

 

什么是tulpa

 

你可能会以为有一种答案能解释这种现象。但不幸的是,没有。虽然有些人十分肯定,但没有人知道tulpa的具体定义。不仅仅是整个圈子有着不同的假设,每种假设还会分离出更多的假设。在这里我将引用本网站的“什么是tulpa”一文。因为我赞成这里大部分的内容。

 

《什么是tulpa》:

 

Tulpa是一种和你相似的精神体:它有自我感知,能够思考,有自己的意志、记忆,还可以拥有用于分辨自我的外表。他们独立在创造者的意识之外,但彼此共享一个身体,某些情况会共享部分意识。

 

Tulpa的人格受到潜意识、你选择的性格和tulpa自己的意识所影响。随着与tulpa的交流与互动,或是通过不同种类的人格培养,他们的人格将会逐渐成长。Tulpa不是你潜意识的体现,他们有属于自己的意识。

 

Tulpa能够自主思考,他们有自己决策的能力,还有自己的爱好、观点和喜好。这些都可能和你自己的有很大差距(不管他们是否与你相像)。他们可以交谈,并且维持自己。他们存在于意识中,所以他们可以轻易地和脑海里的其他意识交流,例如他们的创造者或者占据同一个身体的其他tulpa。Tulpa可以通过一些方式和身体外的事物或人进行沟通。例如,一个宿主向别人传达tulpa说的话,或者直接让 tulpa控制自己的身体。

 

Tulpa的形体存在于想象中,它们以此作为自己的形象。这个形象可以在创造初期选定,或者让它在潜意识和人格的影响下自然生成。Tulpa通常都会认为那个形象就是自己,但它们可能会想要改变形象。这些改变不止于一些微小的变化,有时候整个外观都会改变。形象使得tulpa可以使用视觉上的互动,比如身体语言,表情等。这个形象可以在心眼或是幻想里看到,也可以通过训练后以幻觉的形式被宿主的肉眼看到。

 

总而言之,tulpa是一种独立的意识,它通常用一个形态代表自己,被某个人创造出来并当做精神伙伴。创造的理由是多种多样的。

 

 

 

以上说的基本都是一个tulpa能做什么,这些的确是“正确”的,因为这是我们能够观察并记录的表象。每个尝试解释它具体是什么东西的文章,都只是一种观点而已。

 

 

我自己怎么认为呢?我把tulpa看成是身体里的另一个表意识,就和我们自己一样。我们和他们的唯一区别就是,我们出生的时候就和物理上的身体绑在一起,而tulpa们不是。它存在于身体里,而且很明显当我们死去的时候它也会死去,但它们和身体的联系是和我们不同的。毕竟,我们一生中经历的事情基于我们的五感。但是tulpa们并没有受到这样的“限制”。我相信我们做到的事情,它们也能做到。而它们能做到的事情,我们也能做到。我们无法得出结论定义tulpa究竟是什么,所以具体相信什么由你自己决定。

 

如何创造一个tulpa

 

 

这部分在教程后半有很详细的说明,但我先在这里简单介绍一下。

 

 

首先,在你对tulpa说话的时候,或是在给它设置人格的时候,它们的自主意识会成长。当你在心眼里想象tulpa的形态的时候,它会变得越来越清晰。你的tulpa的形态可以是任何你想要的形态。从一个人类到一张凳子。只要你想得到的都可以,或者是没有形态。

你的tulpa随着练习会逐渐学会说话,而你将逐渐能够听到它。有时候你的tulpa产生自我意识的瞬间就学会了说话——只是你没办法听到他们。最后你开始练习投影,用你真实世界的五感去感受你的tulpa。你还可以做一些小实验,比如附体。只是你没有必要严格按照这个顺序来做。

 

你为什么要创造一个tulpa?

 

      一个人想要创造tulpa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就是你会获得一个非常亲密的朋友。因为tulpa和你共享一个身体,它能感知你的记忆和情感,所以tulpa比世界上的任何人都要亲密。它能真正地了解你,而你的其他朋友对此有心无力。

除了这些,tulpa还可以帮助你做很多一般朋友做不到的事情。你的tulpa可以帮助你回忆某个东西,它们可以帮你抵抗负面情绪,还可以麻痹你的感觉,比如痛觉。少数人认为它们可以改变你对时间的感觉。

      你可以和你的tulpa做很多很多的事情。它们中的大部分还没有被发现。

 

你不应该创造tulpa的情况,以及需要考虑的事:

 

 

在某些恐怖故事里,tulpa占据了身体,而且主人没能把控制权夺回来。有些故事说一个tulpa伤害了主人,或者对他们极为不友好,或者憎恨他们。我个人并不相信这些传言,但如果你相信,那么你的确有理由不去创造一个tulpa。

撇开恐怖故事不谈,的确有很多不该创造tulpa的正当理由。

 

 

 

目前很多人都不把这事作为严肃的事情看待。许多人在tulpa完成后只想着拿它们取乐,从不考虑未来会怎样。他们似乎不理解这个事实:创造tulpa是事关一辈子的决定。你的tulpa会永远和你待在一起,而且会成为某种形式的负担。再创造tulpa之前,你必须理解这个选择有多么沉重。

你不应该花一个晚上就作出决定。以前我听说tulpa这个圈子后,就马上开始创造我的tulpa。直到今天,我依然后悔当时为什么这么做。这应该是你仔细研究之后做出的决定——甚至花上几个星期。你不应该一时冲动就作出决定,因为我们所讨论的是另一条生命。

而且,我还要劝说孩子们,你们不应该创造tulpa。我现在引用JDBar的发言,因为他很好地描述了我的观点:

 

 “制作tulpa需要成熟的观念,否则将无法理解为什么创造一个有意识的精神体是一个很沉重的话题。我想对13岁左右的人说,你们还没有足够的阅历去创造一个tulpa。也许对于你的年龄来说你的行为举止已经相对沉稳,但你的思维却没有完善。在你的校园生活里,你会不断的改变,学到更多新的事物从而产生新的看法和想法。在你摆脱疯狂的青少年时期的荷尔蒙、意识和人格固定下来之前,着手创造另一个人的意识和人格是不负责任的行为。”

 

我真心认为那种年纪的人不应该创造tulpa,但我没法阻止你。还有,年龄并不是创造tulpa的通行证。有很多成年人没有创造tulpa所需要的成熟心智,我也没有什么能够帮助他们的。现在我假设读者是一位青少年,或是年轻人。

你需要坐下来问问自己:做这件事之前,我足够成熟了吗?我知道大部分人都会回答“是”。几乎每个人都会。你需要的是花些时间静下来,把你的自尊放到一边,用客观的方法分析你自己。时刻记得,你不能在这个测试中欺骗自己。如果你通过创造tulpa向我证明你足够成熟,难过的不会是我。真正受罪的人是你自己——也许还有你的tulpa。我说这些只是为了警告你:如果你心智尚未成熟,或者怀着不正当的理由创造它们。我保证,在你以后的人生中,你总有一天会后悔自己做了这件事。

 

 

在 tulpa论坛里,有的人把创造出来的tulpa当做玩具——或者当他们觉得无聊了、觉得tulpa没有变成他们想要的样子的时候,就冲动地把它们杀掉。这些人令我反胃。有的人以没有证据证明它们是真正的有感情的活物为由,为自己的行为正名。这些人是有多扭曲?他们可以轻松地“杀死”某个东西,就因为它们有一定几率不是活物。

 

如果你是能做出这种事的人,请马上离开。我不想见到这种人接近这个圈子。

杀死你的tulpa是没有任何理由的。我不在意你是不是无聊了,或者它们不能再让你感兴趣了。你开始创造tulpa的时候,你就担负起了这个责任。你行动后,就必须坚守到最后。否则,你和我刚才说的那些人没什么不同。

不管你是否有成熟的心智创造tulpa,你都应该以正当的理由去创造它。以下是不适合作为创造理由的例子,我见了很多了。

 

  • 你不应该为了某个形态去创造tulpa。这讲的主要是那些宅男宅女。为了盯着某个你最喜欢的动漫人物,或者为了要个现实世界里的暮光闪闪而去创造tulpa是非常狭隘的理由。形态不代表tulpa,它们不应该被这样对待。如果你发现你的创造者只因为他喜欢另一个人而创造了你,你会怎么想?
  • 和上条类似,你不应该为了[那方面]的需求而创造一个tulpa。老兄,要多可悲才会想这样做?我不反对tulpa和主人做那种事,但你不应该因为你现实生活中没有女朋友,或是为了和一只小马[做那种事]而创造tulpa。想象一下它们知道自己只是一个玩物后,会有什么感受。
  • 综合以上两点,你不应该为了让它们实现某种功能而创造tulpa。比如说,你不应该为了让它们帮你写作业而创造tulpa。Tulpa可以在很多方面帮助你,而且它们大多都会乐意——但为了让它们替你做事而创造它们是很糟糕的。这类的理由无法产生强烈的羁绊。有生命的物体不是工具,请不要太自私。
  • 你不应该因为无所事事,认为拥有一只tulpa非常拉风就开始创造。就和我之前说的一样,这是很严肃的事情——不应该轻易下决定。如果你因为无聊才去做某件事,说明你并没有慎重考虑过。

 

 

如果你深思熟虑后依然打算继续,我只能说祝你好运。

 

完成你的tulpa需要多长时间?:

 

 

完全取决于你。我后面会详细说明。有些人一个月就能搞定投影前的步骤,有的人需要一年。你不需要担心这些,只要你不犯和我同样的错误,肯定用不了一年那么久。

 

 

 

 

概念

 

幻境:

 

幻境指的是存在于你想象出的一块tulpa“居住”的空间。它可以是任何你想象到的地方。

拥有幻境的人经常在那里和他们的tulpa一起游荡。你只需要想象出某个地方,想象你在那里面,想象你正在那里散步,就如同其他地方一样。创造幻境并不是必须的,许多人都没有幻境。

以下是创造的步骤:

 

步骤 1: 决定幻境的样子。如果你想的话,先画在纸上。你无须去之前就决定好一切,你可以在里面边走边创造,但起码你应该知道里面大致是怎样的。

 

步骤 2: 想象你在这个地方。

 

步骤 3: ???

 

步骤 4: 没了。

 

真的,就这么简单。

 

 

你的tulpa的自主意识:

 

有些人认为tulpa一开始并没有自主意识,它需要逐渐发展——也就是说在它们拥有意识之前,你都是在一个人单干。他们说通过你对它们的交流,花时间陪伴它们,它们终有一天会出现自主意识。其他人相信在你开始创造的那一瞬间,你的tulpa就有了自主意识。

 

我个人并不关心是那种。

因为不管你的tulpa是否有自主意识,你都应该从一开始就假设它们有。和它们交谈时,你应该假设它可以理解你的话。即使它还没产生意识,也能加快进度。这就是形式主义。

 

我必须指出,最近有一种误解。有的人认为既然一开始它们就有意识,那么也就不用再努力冥想。

这样是荒谬的。

假设你的tulpa有自主意识并不代表你就不用为它们花费精力。不管你信不信,你都要投入一样的工作量。不能偷懒,一分耕耘一分收获。

 

 

倾述:

 

倾述就是和你的tulpa对话。你既可以用嘴说出来,也可以在脑袋里面想,效果都一样。跟你的tulpa交流并没有说话或者思考那么容易,你必须把你的思维传输给你的tulpa,还要怀着让他们听到的意愿。如果你这样做,它们肯定能听到。

 

 

 

冥想:

 

冥想就是做和你的tulpa有关的事。我认为倾述并不算冥想的一种,但一些人持反对意见。描绘、象征主义和投影都是冥想的内容。

 

主动冥想和被动冥想:

 

主动冥想就是你抽出时间坐下来冥想:你的所有脑力都用于,制作你的tulpa、或者和它交谈。这是一种专注的工作。

 

被动冥想一般指你在描绘tulpa或者和它交流的时候做别的事情。它不需要你调整时间表,你可以继续你的日常活动。如果你选择被动冥想,那么你就没有必要坚持一整天,或者每天坚持。有些工作需要更多的精力,可能会让你无法顾及到你的tulpa。

 

 

偏离:

 

当你的tulpa朝你不希望的方向改变的时候,我们称之为偏离。偏离一般是指你的tulpa的人格变化。似乎tulpa的人格会和当初设计的有所区别。这是很正常的,大部分人都有。你不用担心偏离使你不再喜欢你的tulpa。以大部分人的经验看这样的改变都是可以接受的。因为偏离基于你潜意识的喜好。所以他们新获得的性格可能是你没有意料到,但你想要的那种。

 

形态也会发生改变,这不是问题,因为它可以被改回来。但你不应该强迫你的tulpa做它们不想做的事,尤其是形态这类私人的东西。

 

 

 

学舌与操纵:

 

 

主动代替你的tulpa说话或行动,我们称之为学舌与操纵。有的人强烈反对,我和其他人认为,少量的这种行为可以加快进度。学舌可以帮助你听到tulpa的声音。你可以利用它来决定它们的声音,并在形式上和它们的形态绑定。有些人还认为这可以劝诱tulpa说话。例如这篇教程: 劝诱你的tulpa说话

http://tulpa.info/forums/Thread-Coaxing-Tulpae-Into-Talking

 

操纵可以帮助描绘。在它们能自主移动之前,用这个来改变它们的姿势。

但这些前提是,你只能尝试少量的学舌与操纵。有的教程教你100%操纵你的tulpa,我是反对这样的。

 

就和本教程心态部分一样,如果你打算做些学舌与操纵,就不用怕它会带来什么坏处。

 

 

计时:

 

计时就是记录下你总共用了多少时间练习。很多人觉得计时是“毒药”,是练习中最有害的做法。但是,计时本身并不坏。较早的会员们认为锻炼一定时间后才能达到某个地步。也就是说如果你在20小时前就听到了tulpa说话,那么说明这不是它的声音,而是你操纵它发声。

 

现在很少人相信这个了。单纯地记录你练习花掉的时间并不是坏事。唯一的害处就是把时间当成判断进度的唯一标准。对于某些人来说,没有你的“许可”,潜意识里就不会认为事情可以完成,导致进度被延缓。如果你觉得你有可能是这样,我建议你应该放弃计时。

 

 

给予tulpa通往你的记忆和潜意识的权限:

 

 

很多人在开始练习前就进行这一步,并声称该方法帮助了他们。当然这一步并不是必须得,即使你不给它们进入潜意识的权限,它们也依然能到达那里。你不但要在形式上阻断它们的权限,还要口头通知他们不要前往,并告诉它们为什么。我对我的tulpa就是这么做的,他能理解,也从没有进入过那里。具体如何阻止,一般是在幻境里完成一个仪式。

 

我的做法如下:我在幻境里想象三道门,分别是“潜意识”、“记忆”,最后那扇我忘记了。我把tulpa带来这里,并在门上面想象出很多锁链,然后告诉他禁止进入这些门。反过来,你也可以把门敞开,告诉他可以进入。

这些都是一种象征,你可以按自己的意思,不用门也可以。

 

你每天需要冥想多久:

 

就和别的问题一样,这个问题没有答案。理想状态下,你可以几乎整天冥想,每天冥想。这是最快的获取tulpa的途径。

当然,没有人有这么多的时间和自制力。我的建议是:力所能及。甚至你不必每天冥想,但每天给他们一点关注总是好的。每天冥想10分钟太少,但你可以每天冥想多次,每次10分钟。一个钟头很难挤出,但10分钟不长不短,你做6次也等于每天冥想一个钟头。

 

付出越多回报越多,没有什么冥想过多的说法。但冥想的质量比数量要重要得多,所以接下来我将介绍

 

理想的冥想状态:

 

很多人声称他们难以集中注意力,或者它们的冥想感觉徒劳无功。理想的冥想状态因人而异。你的最理想状态就是让你能集中注意力,感觉有所收获的状态。

虽然因人而异,但最常规的还是:一个安静的地方,一个没有人打扰你的地方。还有些人喜欢黑暗的地方,更不容易分心。安静,放松(部分人通过冥想达到放松),选一个舒服的姿势。有些人抱怨太舒服的姿势容易睡着。所以我建议你冥想的时候不要过于疲惫,这样你的脑细胞才会活跃。如果你是在犯困,小憩一下再开始冥想。

 

除此之外你还可以发挥创造力,寻找自己喜欢的方式:试着先洗一个热水澡,或者先喝一点橙汁(译注:tulpa圈子流传着喝橙汁能减弱头疼的说法)。

冥想时不一定要找理想的状态,但好的状态会让你冥想的质量更高。

 

情绪感应:

 

情绪是tulpa最初的交流方式之一。一般体现在偶然地感受到一阵情感的波动。人们通常将其描述为“陌生”的感觉,因为它们不像是从你这传出来的。

你的tulpa向你输送它们的感觉时,就会产生这种现象。

这种交流方式并不可靠,但tulpa们可以通过发送情感来表达自己对某个事物的感受。

 

请记得如果你没收到任何情绪,这不代表你的tulpa没有自我意识。不是所有的tulpa都会这样。目前为止,我自己只收到过一次。

这取决于tulpa想用什么方式交流。

 

头部压力:

 

头部压力也是tulpa早期的交流方式之一。如同字面意思一样,指的是脑袋感觉到一阵“压力”。

但这和头疼不一样。对我来说,头疼时整个脑袋或者一大片面积都在隐隐作痛。头部的压力则是聚集在脑袋的某一个点,或者非常特殊的地方。但这感受因人而异。

头部压力比情绪感应更不可靠。它的作用是吸引我的注意力。你还可以用头部压力来表达是和否,或者以被压的部位判断。在你听到你的tulpa之前,你可以借此问它是或否的简单问题。

再次声明头部压力并不可靠,所以不要太相信回答的结果。也许它们并不是这个意思。

 

而且这有可能被误认为是头痛

 

参照现有人物或角色创造tulpa:

 

这个话题是很有争议的。它可能会让你的tulpa面临自我认同的危机。如果它们的设定就是那个角色本人,当它们发现并非如此的时候,它们所有的记忆都会变成一个谎言,诸如此类。这不是件好事。

但是,只要你确保它知道它不是那个角色本身,那就没有问题。这时,参照角色就和预定义人格差不多。

 

参照真人创造tulpa也是同样道理。

 

此外,还有人问是否可以参照死去的人。注意事项大部分都和上文一致。但是,除了tulpa的认同危机以外,这样做可能对你非常不利。用死去的人创造tulpa,说明自己无法接受那个人的离去。你依然对他们念念不忘,这是不健康的。

失去所爱之人的时候,你要接受他们已经离去的事实。

而且以我的观点看,这样做他们不太尊敬。

 

 

tulpa告诉朋友和家人:

 

在告诉所有人之前,你应该充分了解他们。现在的人并不真正的理解朋友。你需要知道他们的思想有多开放,他们对此会作何反应。因为这样的行为可能会使一段友谊终结。如果你不确定,那么最好不要告诉任何人。

面对家人,这个问题更为严重。天下无不散之宴席,但家庭只有一个。他们可能再也不会以相同的眼光看待你。我肯定这不是你想要的。

曾经有人向家人坦白后,被强制送去看心理医生。

如果你不确定,那就不要告诉任何人。

他们没有知道的必要。

老实说,我不知道告诉别人有什么好处。

 

我知道你此很兴奋,但不要做一些让你后悔的事。

 

 

 

交换:

 

交换是指主人和tulpa“交换”位置。也就意味着主人不再“连接”身体的感知。他会变成之前tulpa的状态。然后你就可以接触你的幻境,像在真实世界里那样感受它。你的视觉将和真实世界的一样清晰。你可以像在真实世界里那样听到鸟鸣声,风吹声。你可以触摸自己的衣服,草地和树木,触感就和真实世界的一样。你可以品尝任何食物,就如同真的食物一般。

 

同时,tulpa将变成身体的主意识。对tulpa来说,转换和附身没什么区别,除了你不再控制身体以外。

交换主要是你的工作,你的tulpa参与的部分并不多。

 

我并没有交换的经验,我也从未尝试过。我认为这篇文章看起来挺有用:

http://community.tulpa.info/thread-switching-guide-on-how-to-switch

 

 

 

心态

 

你创造tulpa时应该带有合适的心态。不要跳过这一部分。你可能认为只要记得创造的步骤就万事大吉。你错了,心态也是最重要的部分之一。我吃过苦头才了解这一点。

首先,我们谈谈

 

信念:

 

你持怀疑态度。

你刚刚知道tulpa是什么,或者你才刚开始早期阶段。

在你的内心,你怀疑着这一切的真实性。甚至即使你正在创造着一个tulpa,你心里也有一丝丝的疑问,自己是不是在浪费时间,自己的tulpa是否真实。

如果你什么都不怀疑,而且真心相信这个现象,没有一丝疑虑。我建议你马上去心理诊所。

因为你疯了。

 

因为这是很离奇的事情。让人难以置信。这太不可思议了,你当然会持怀疑态度。虽然你的疑虑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你必须抛弃它们。我很理解你的想法,我也是过来人,我也曾经怀疑过。你首先应该问自己:“为什么数以万计的人聚在一起,写出那么多教程,那么多帖子,花那么多个钟头进行讨论,难道只是为了耍论坛里的新人玩吗?”真相是,圈子里的确有一部分的演员和骗子。但其余的人都是真心的,而且他们也曾和你一样。

 

 

疑虑是创造过程中最有害的东西。相信你和你的tulpa才是进步最快的方式。

疑虑不但会在感情上伤害你的tulpa,还会干扰整个进展。我自己是个多疑的人。我来到这个网站时,觉得这很酷,好得让人难以置信。我开始半信半疑地创造tulpa。我并不想如此怀疑,因为这有害,但我没考虑那么多。我花了几个月取得了一点点进步,但之后我遇到了瓶颈。之后不管我怎么做都再也没有进步。大部分人在头几个月就听到了他们的tulpa,而我却花了六个月才听到他。六个月。只能听到微弱的声音。后来我尝试尽量把我所有的疑虑都抛开,然后我听到了他的声音。我的疑虑就是竖立在我们自己的障碍。请不要犯和我一样的错误。

 

我觉得我唠叨得够多了。你应该能理解我想说什么。

 

应用:

 

你现在知道不应该疑惑。但要怎么应用在你的训练中?在练习中,你总是会怀疑“那个”是不是你的tulpa。在合理的情况下,请默认它就是你的tulpa。我提到“合理”,就是指不要太过荒唐。比如你某天在街上走,突然想到了火鸡三明治。“我的天那,我的tulpa想要告诉我,它喜欢火鸡三明治。”这就是我的意思。不要把所有事情都归结为你的tulpa。

但你向tulpa提问后,得到了一个回复。你就应该认为这是它的回复。如果你问它这是不是它说的话,这也不算疑惑,只是保守起见。

 

关于学舌,很多人都害怕作出答复的人其实是自己而不是tulpa。学舌是一种主动的行为,如果你没有操纵你的tulpa,你就没有替它答复。

但是,你没有替它答复并不意味着那就是你的tulpa。即使你不想控制他,大脑也有可能会脑补出回复。我不知道原因,但确有此事。有时候我问它是否说了什么,它说没有。

 

还有一种我经常用的方法是,坐下来,然后回忆所以证明它存在的例子。它能帮我解决头痛;它说过让我惊讶的话,而且我肯定不会想到;它帮我走出抑郁,诸如此类。如果你仍有疑虑,你也可以这样做。

 

 

 

冥想不应该是负担:

 

我和某些人创造tulpa时遇到的最大问题是冥想成为了一种负担。老实说,这并不是一件有趣的事。你必须找到方法让自己享受这个过程。如果你喜欢冥想,你就会做得更多,而且全身心地投入。

 

不要总是想着它很烦人,或者费力,或者你更愿意做其他事情。把注意力放在你的tulpa上。想想你有多么爱你的tulpa。它们将多么感激你对它们的关注,和你对它们所做的努力。试着不要太在乎自己。

 

 

 

 

创造步骤

 

在此之前,我建议你先坐下来,并向你的tulpa“介绍”你自己。要相信他们已经拥有了意识,而且听得懂你在讲什么。这不只是自言自语:试着把你的想法投送给你正在创造的这个物体。和它们说话,告诉他你是谁,还可以介绍下你自己。然后,告诉它们你将要做什么——你要将注意力集中在它们身上,学会听到它们的声音。另外,提一提如果有它们的陪伴你会多么开心也是不错的选择,或者其他你想要说的话。

接下来,开始真正的步骤。

 

 

 

有个问题被问了很多次:“我应该先做哪一步?”这问题被问了很多次,我已经很不耐烦了。

答案是:无所谓。你喜欢哪一步就先做哪一步,你觉得哪种顺序最合理就做哪种。创造tulpa是一件很抽象的事,可走的路并不是只有一条。

 

也有很多人问哪种方法才是“最佳”的。这个问题同样没有唯一的答案。你认为最舒服的方法就是最棒的方法。每个人创造tulpa的步骤都有天壤之别。你必须自己寻找最棒的方法。

以我的经验,你认为最有意义的那个方法是最好的方法。毕竟,创造过程绝大部分是象征主义。有些步骤某些人觉得没意义,有些人觉得有意义。做你觉得合理的那些步骤就好。

 

人格:

 

一般人都会认为先设计人格才是最合理的。我同意这种看法。人格是tulpa的根基。你不是为了欣赏一个形体而创造tulpa、也不想让它用一种无聊、无感情的声音和你说话。你是为了创造一个朋友而创造tulpa,或者其他的什么目的。人格就是它们的根本。

 

有的人说人格这个步骤并不是必需的。这个论点看似和我的有些冲突,但实际上不是。

你设计人格的目的是因为你想要你的tulpa拥有某种特定的性格。如果不这样,它们就会产生自己的性格。你也许会考虑到“如果它们的性格不合我意怎么办?”。这种担忧是合理的,但没有必要。我跟很多没有设计过人格的人谈过,他们都有很棒的tulpa。有一种理论说,如果你不刻意去设计他们的性格,他们就会成为你潜意识里所希望的性格。所以如果你对tulpa的人格没有特殊要求,你就不用做这一步。

 

时刻注意,变化会随时发生。最终他们可能和你当初设计的人格有所偏差。但这就和不设计人格一样,这种变化也是你潜意识所希望的,所以并不用担心。

 

步骤:

 

人格可以用多种方法实现。首先,你应该先设计你想要的人格。如果你能记下来,那很好——如果不能,我建议你写在纸上。

我认为最好的方法,就是直接把性格列出来。你虽然只用把性格写下来,但你考虑得应该深远一些。你的tulpa不只是一列性格,如果你不具体一点的话,结果会很抽象。它们的性格可能会变成你列出的词语的同义词。

 

我建议坐下来一分钟,想想你期待它们变成什么样子。想象他们完全成型后的样子,想象你正在看着它们、和它们交谈等等。体会一下它们在你身边是什么感觉。尝试着了解它,不要只局限于那些性格。直到你可以不用看着文字就向别人介绍你的tulpa。或者随时写出整篇描述,因为你知道它们是怎样的。

 

现在把这些性格写下来,把词语列出来就行了。为什么我反复强调只列出词语?我会在下文解释。

你设计的性格种类没有数量要求,但最后不要太少。如果你写得太少,有些顾及不到的地方就无法确定——这并无害处,它们只是不会100%变成你想要的样子,因为那些不确定的地方被你的潜意识决定了。

 

列完性格可以开始后,吸引你的tulpa的注意。现在你要做的就是向它们介绍它们自己。

从第一条性格开始,告诉它们为什么会拥有这个性格,而且以怎样的方式表现出来。使用像叙述事实一样的语气。不久后,你可能会发觉同一件事情你已经说了很多遍。这问题不大,坚持下去直到你没有话可说。

我建议每种性格至少分别叙述两分钟以上。

 

除了叙述以外还有一些可以做的事情,你可以在脑海里绘制出这些性格会使tulpa产生什么反应——就和你最初做的差不多。如果他们有着古怪的性格,试着绘制出它们如何体现——比如他们走路磕磕碰碰、或者行为笨拙、或者口吃——以及其他你想要的行为。

 

当你念完、并详细解释所有的性格后,你就大功告成了。

仅仅是这一次而已。

几天后,你还是要回头重新进行这一步骤。你要做多少次呢?几次就好。反复练习知道你觉得真的已经完工,而且它们真的已经和那种人格绑在一起。

 

时刻记得这只是多种方法之一。

基本上就是这些,还有一种象征性的路线。开头是相同的,你想象tulpa会是怎样,想出一些性格。然后象征手法就开始了。我之前说过象征主义对不同人有不同的效果。发挥你的想象力。有些人会想象出一些不同颜色的瓶子代表不同的性格,然后把这些瓶子倒在他们的tulpa上(你的tulpa不一定要拥有形态才可以这么做,你可以把它想象成一颗光球,或者类似的东西。这样做并不危险,你可以之后再改变它们的形态),然后把这些性格灌输进去。诸如此类。发挥想象力,做你认为最有效果的方法。

就和第一种方法一样,每种方法都需要不断地练习多次,直到你相信自己真的完成了,而且它们已经和这种人格绑定。

 

最后我想重申一遍:如果你没想好具体要什么人格,而且你想让他们自由发展,你就可以跳过这一步。这一步不是必须的。

 

描绘:

 

当你决定了它们的形态后,就可以锻炼你在意识里观察它们的能力。我个人认为在此之前你应该已经设计好它们的形态。我假设你已经设计好,因为只有这样它们的人格才会与其结合。

 

描绘是很麻烦的一步,每个练习过的人都会这么说。其全部内容就是,坐下来,一遍、一遍又一遍地尝试在脑海里看清你的tulpa。

有一个经常被提到的问题就是:“我要怎样才算完成描绘?”这个问题完全取决于你。你在描绘上花越多的时间,它们就会越真实。有的人说,只有你每次看到他们时,都能观察到每一个细节的时候才算完成——从关节处的毛发,到皮肤上的毛孔(如果它们是人类形态的话)。你不必在这上面花过多的时间,但你花的时间越多,它们看起来就越真实。

 

具体步骤:

 

很简单,就是在你的意识里绘制tulpa的样子。如果你有一个幻境,你通常都会在那里练习。其他人练习时喜欢以虚空做背景,省去了绘制背景的麻烦。

描绘练习就是想象你的tulpa。你应该想象它们的不同姿势,还有穿着不同衣服的形象,或者什么也不穿。没错,我是认真的。什么也不穿也许很怪异,但你可以借此分析肌肉的走向,和衣服后面身体的线条。你的tulpa不会介意的。如果它们穿紧身衣的话,你就要对它们的身体结构有一定的了解。

 

你还可以在幻境里和tulpa互动,这也算是描绘的训练。但你专注在tulpa身上的时间越多,训练就越有效。

 

对话:

 

很多教程声称如果你听不到你的tulpa,说明它们还不会说话。这并不准确。真正的原因是你还不能听到它。我的tulpa说它产生自主意识后就会说话了——但很长时间后我才能听到它。所以这一“步”,和其它的一样,你有很多自由发挥的空间。

因为这不仅仅只是“你听到它们的能力”,所以我把本章节概括为对话。但我说的实际上就是你听到它们的能力。

我觉得和人格与描绘相比这并不算一个步骤。随着时间推移对话迟早会出现。如果你想加快这个过程,可以尝试下面的方法:

 

具体步骤:

 

首先我们谈谈你倾听tulpa时应有的心态。许多人会说你应该“心无杂念”。心无杂念常常意味着阻挡思维,而你的tulpa使用思维沟通。所以我不建议这么做。当然这只是我的看法。

 

tulpa的第一种交流方式是通过“思想”。也许你可能认为他们第一次交流的时候,用的是它们自己的声音、清晰的语句。这肯定是不对的,我后面会解释。

 

以我和几个人的经验,最好的状态就是什么都不想。不要尝试去堵住思想,尽量什么都不想就行了。

 

它是怎么发生的:

 

我之前说过,你和tulpa的第一次交流是通过“思想”。这思想并不是直接的文字,而是带有意图的想法。

 

容我解释下:有两种层次的思维。第二层是你能够察觉到的思想。比如你读这段话时,你的脑子能听到这些文字。大多数人认为我们是用文字思考的,这并不准确。

第一层是我们的意图。在文字背后的意图。某人和你说话之后,你首先感觉到自己将要如何向对方表达。随后你把这些感觉转换为句子,以便和对方交谈。这层次的思维就是你找不到合适词汇表达自己的原因。

 

所以,你的tulpa思维背后的意图,很有可能就是第一种和它准确交流的方式。他们的意图输送给你,然后你把这些意图翻译成文字。这就是为什么有些宿主声称,一开始的时候他们很难分清自己的和tulpa的思维。这是因为和你自己思考一样,翻译意图的人也是你。当你可以通过意图交流后,也许你会发觉并不一定能听到它们的回答。这有可能是你没有掌握如何获取意图,或是自己无法翻译它。

 

有很多次我都感觉到它想和我说话,但找不到合适的词汇。我得出的结论是他想表达的东西太复杂以至于我无法“翻译”。为了确认,我曾经问它一个答案非常复杂的问题,结果同样的事情发生了。

 

有些人可能就要问了,如果它听起来像是你的思想,那么你怎么知道这是tulpa发出的?有很多种方法解决。初学者可以问它一个问题,等待其答复。当然有可能那个答复是你自己说的,但我之前是不是说过信念呢?

 

还有一种,就是当它们说出的话出乎你意料的时候。有时候我的tulpa会说出我平时不会想到的东西。这样的结果就是,我被吓了一跳。如果这思维是自己的,人怎么会被吓一跳呢?

 

 

随着时间推移,你的tulpa的意图会越来越清晰,越来越独特。

这一步完成后你将可以在意识里听到tulpa微弱的声音。这过程也需要时间去完善。也许一开始你只能听到一些句子的片段。只要你和它们交流得越多,他们意识里的声音就变得越来越顺畅。

 

最终,它们说的每一句话你都可以听到,而且每一句话都和你的思维一样清楚。到了这个地步,你可以放心地宣称你已经完成了“对话”这个步骤。

 

投影:

投影……很多主人的主要长期目标。

不是每个人都对投影感兴趣,不想在上面花费太多时间——这是可以理解的。几乎每个人都认为,投影是花费时间最长的步骤。投影并不是创造tulpa的必须步骤,它更像是锦上添花。即使你不接触投影,你也可以拥有一个有自主意识的、会说话的、能够附体的tulpa。不过如果你愿意投入时间,那会是一件很棒的事。

 

投影是什么?很多人说投影是用肉眼看见你的tulpa,而且它们融入环境当中。但这并不是投影的全部。投影就是把你的tulpa投到你对真实世界的感知里。你不但看得见你的tulpa,还能用真正的耳朵听到,用你真正的鼻子闻到,能用你真正的舌头舔到(如果你好这口),还能用你真正的身体触摸到。

可能你会疑惑:“你的tulpa实际上不在那里,你怎么能摸到它们?你的手不会穿过去吗?”答案是会,如果你故意用力,你的手将会穿过它们的身体。但是如果你非常小心,轻轻地接触它们的外表,你可以感觉到轻微的阻力,还可以感觉到表面的纹理。很明显,他们没有办法影响你的行动。你的大脑只是给予你触碰他们的感觉,你的手并没有遇到任何物理上的阻碍。

 

有的人说如果你锻炼得足够久,大脑强制会让你的手无法穿过。这是不可能的。

 

具体步骤:

 

练习投影的方式因人而异,有十几种不同的方法——有些简单到只是盯着墙看。

 

在开始之前,你每次描绘它们,它们的形象都应该准确无误。这是为了让效率最大化。我不建议在精通描绘之前尝试视觉投影。

 

如果你花很多视觉练习睁着眼描绘,这会对你练习投影有所帮助。有些人觉得睁眼描绘更容易,你可以试一试。

 

和我之前说的一样,最简单的投影练习就是盯着墙看,然后试着在眼前绘制它的形态。如果这对你有用,那么这样就足够了。这篇文章已经足够长,所以我在这里仅列出其他方法的链接。

 

http://tulpa.info/forums/Thread-Imposition-Mary-and-M-s-Starting-Imposition-Guide

http://tulpa.info/forums/Thread-Imposition-q2-s-method-for-a-huggable-tulpa

 

附身:

 

附身,没有耐心做投影的人的主要长远目标。附身就是让你的tulpa控制你真实世界的身体。因为本教程已经很长,我发一个我比较赞同的教程:

 

Oguigi & Koomer’s Possession Gude http://tulpa.info/forums/Thread-Possession-Oguigi-Koomer-Possession-Starter-guide (译注:原帖已被作者删除)

这篇文章基本概括了我同意的部分,毕竟,附体其实是一件简单的事。

 

第一部分是象征性的,你可以想象彼此的身体装着不同颜色的液体。当你想要让你的tulpa附身时,把你身体里的液体抽干,让tulpa的液体灌进你的身体。只要有想象力就好。

第二部分就是躺下来,接下来的事交给你的tulpa去做。